思路客小说网 > 九鼎问天录 > 第二十一章 魔囚

第二十一章 魔囚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九鼎问天录最新章节!

    林小福所囚之地,乃是一大殿,殿内共有九根巨大铜柱,其中又以林小福被绑那根铜柱格外雄壮,深深埋入地下,显是支撑这大殿的主梁。

    封魔道掌刑人李松早已离开这极刑之殿,殿内无人,以至于林小福后背发出奇异的九色彩芒也无人知晓。

    这九道颜色迥异的光流从林小福的后背处流转至铜柱上,似受到某种神秘引力,朝下方流去,转瞬消失不见。

    林小福并未觉得身体有何异常,正在冥思若能脱困,是否往昊天门一行,劝说思雨打消修炼‘忘情天决’。

    突然间,林小福心跳加速,感觉到地下似有股强大无匹的能量要破土而出,结果殃及池鱼,整座极刑之殿一阵猛烈的摇晃,有天崩地裂之势。

    “小子,你从何而来,竟会出现在封魔之地,且唤醒了正在神游中的老夫!”一个声音猛然在林小福耳边响起。

    林小福举目四处张望,未见一人踪影,心下奇怪,难道刚才听闻的那句话是错觉?

    “你这小子还真笨,连最基本的通灵传音之术都不懂,还四处瞎瞅!”那个声音又在林小福耳边响起。

    林小福喃喃念了几遍‘通灵传音之术’,然后摇晃了一下脑袋,显然还是不大相信刚才所闻之言,接着又猛力的摇了摇头,认为自己遭受酷刑后所受刺激太大,以至于产生幻觉。

    “你小子真是笨得出奇,气煞老夫!若不是因为你体内的灵力能够冲破‘血鼎’的封印神力,奇异无比,唤醒神游中的老夫,我才懒得理你。”那个苍老的声音大声怪叫道,震得林小福耳膜‘嗡嗡’作响。

    林小福终于意识到的确有一个自称为‘老夫’的人和他说话,于是说道:“老前辈,晚辈生性就有些驽钝,还望见谅。”

    “你这小子真是有点后知后觉,反应迟钝无比。”那个苍老的声音冷哼道。

    林小福‘呵呵’的傻笑了几声,然后道:“老前辈,我叫林小福,是风云庄门下弟子,您叫我小福或者福头都可以。”

    “风云庄?没听过。看这个门派连你这种傻徒弟都收,就知是九流小派。”苍老的声音讽刺道。

    “前辈,你定是久未入世,我们风云庄乃是天下第一大庄,庄内奇人异士数不胜数,小福只是最不成器的一个后辈。”林小福极力为风云庄的名誉辩解道。

    “看不出你这个毛头小子还挺尊师重道,本性不坏。”苍老的声音懒洋洋的说道,隐有一丝赞奖之意。

    “多谢前辈夸奖,敢问前辈乃何方神仙,如何称呼?”林小福恭敬的问道。

    “神仙?哈哈,我擎天乃一个不折不扣的邪魔,绰号混元魔,。”苍老的声音冷冷的答道。

    “前辈原来是邪派中人,那怎会也被封魔道囚禁在这地下大殿中?”林小福心下奇怪,急声问道。

    “笑话,封魔道虽实力不俗,却不过是圣门一小派,焉能困住有通天彻底之能的老夫。再说老夫被困于地底时,这血峡还未被封魔道发现。”这自称为‘混元魔’的擎天哈哈大笑道。

    林小福闻言后大惊,这才知封魔谷原名为血峡,而与自己说话的这位擎天前辈恐怕已在地底深处呆上了几百年。

    “前辈莫非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被关押了数百年?”林小福忍不住问道。

    “何止数百年,已几近千年了。另外,我可并非被某一大派关押,而是遭天嫉,不对,应该是自己霉运当头。在与仇家一场血战后,整个血峡伏尸遍地,血流成河,终引出了深埋地心处的上古宝物‘血鼎’出世。本可逃过这一劫,却又因心生贪念,意欲强占夺取这一旷世法宝,结果反被九大神鼎中的‘血鼎’镇压其下,永世不得翻身。”

    想到这千年的孤寂,混元魔擎天也忍不住悲声长叹。

    “前辈你被囚千年神气依旧如此完足,可见您的道行深不可测!”林小福见擎天有些悲伤,于是安慰道。

    “道行高有个屁用!任谁道行再高,又能高得过天吗?这些上古神器实在是如沧海一粟,少之又少,为何偏偏让我遇到,真是倒霉啊!”擎天越想越伤心,最后竟放声大哭起来。

    听闻这位擎天前辈发出的凄厉的哭嚎之声,林小福是哭笑不得,如此一个前辈高人竟然性子如小孩一般,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

    “擎天前辈,您别哭了,以后你不再孤单了,有我福头陪你说话解闷。”林小福实在觉得这擎天的哭声太过刺耳,于是赶忙劝慰道。

    混元魔擎天也觉得自己身为前辈高手,如此放声哭号确实有些失态,终于强忍住哭声,长叹道:“一千年了,这抑郁之情委实太过沉重。哭过后我的心情好多了,谢谢你,小兄弟。”

    林小福见擎天说话的语调平和了许多,对自己的称呼也从‘小子’转变成‘小兄弟’,心中也不禁一乐,道:“擎天前辈,你还要被这‘血鼎’镇压多长时间?”

    “小福兄弟,你不说我倒差点忘记了,你体内的灵力竟能透过这深插入地地的铜柱,将‘血鼎’的封印神力冲破一个小缺口,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若能得你相助我混元魔擎天也许能够重见天日,否则,我将永世被困在这‘血鼎’之中,不得超生!”

    想到有脱困的希望,擎天也心情激动,语声颤抖不定。

    “我体内的灵力?”林小福满面迷惑之色,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福,你学过哪些法决,都说出来给我听听!”擎天急声说道。

    “我所学的法决就是我师傅的‘惊云决’,也就是御气为云,变幻无方的法术。”林小福皱了皱眉,低声答道。

    擎天‘咦’了一声,然后道:“这种法术不过是二流法术,按照常理来说心法也不过尔尔。小福,你再回忆一下,你还学过何种法术?”

    林小福沉思了半晌,终于回想起当日在昊天峰通天阁,紫羽真人曾传授于自己一套无需吟诵的御物心决,于是念道:“天地玄心,以意为先,道法自然,源于天地!”

    擎天惊呼一声,问道:“这口诀似是道家心决,你如何学来?”

    “前辈,这口诀乃是昊天门掌门紫羽真人见我不会御剑飞行,所以才传授与我,我虽修行多日,但因此口诀太过冗长晦涩难懂,毫无进展。”林小福说道。

    “昊天门掌门不是无心真人吗?何时变成了紫羽真人?”擎天又问道。

    “这我也不大清楚,相传当年无心真人与魔门魁首断魂君一战后,便将掌门之位让与一位散仙,这位散仙便是当今的昊天门掌门紫羽真人。”林小福想了想,然后答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昊天道法虽是道门奇术,玄妙无双,但以你小小年纪,根本不可能修炼出什么火候。甚至无心真人亲临,也不一定能够将我从‘血鼎’中救出,你那点微末道行,更是不可能!”擎天想了一会,随后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我真的没再学过什么口决心法,若我力所能及,前辈只管吩咐。”林小福似乎忘记他自己也不过是个阶下囚,还一口应承道。

    “奇哉,奇哉!‘血鼎’乃上古神物,竟这小福你莫名其妙的弄破一个封印缺口,让我有了一线自由。只是你被这火链绑在铜柱之上,又岂能有余力故意施法救我?对,定是那股灵力无心为之,无心为之!”擎天似乎想通了什么,开心的大笑起来。

    林小福终于想起他自己也要脱困,于是问道:“擎天前辈,您神通广大,能不能把我从这极刑之殿中救走?待我恢复自由之身,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从‘血鼎’中救出。”

    擎天尴尬的答道:“小福,我肉身被‘血鼎’镇住,无法动弹,我还在指望你能救我出去,对于你的困境,我能有什么办法,哎!”

    “前辈,我没事,你也无须内疚,反正我天生命硬,即使每日酷刑上身,也能挺过一段日子。所以,在未来的这段时间,您不会孤单的。”林小福说道。

    擎天突然接口道:“小福,有人来了,待会再与你聊天,你自己小心一些。”

    擎天的话音刚落,封魔道的掌刑人李松手中拿着一个奇形怪状的铁器,满面阴笑的走入大殿。

    林小福知道,又一场酷刑等待着他,但心中却夷然不惧,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白衣飘飘的窈窕倩影,萦绕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