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 第13章 他叫她,给他擦裤子

第13章 他叫她,给他擦裤子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妈咪9块9!最新章节!

    没想到墨夜爵会突然来上这么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唐晚晚一个没稳住。

    手一抖……

    杯子里的茶水霎时泼了出去,洒到了男人身上!

    不偏不倚,还特别尴尬地弄湿了男人裤裆的位置,大片的水渍立时在面料极佳的西装裤上蔓延开来……虽然不透,但一眼看去,也是相当惹眼了!

    刹那间——

    屋子里的气氛宛如冻结了一般,所有人都愣愣地僵在了那儿,半晌回不过神来。

    唐晚晚甚至还听到了穆青在边上倒抽冷气的声音。

    完了,她捅娄子了!还捅到了阎王爷身上!

    愣怔了片刻,唐晚晚才蓦然反应过来,飞快地收回了手里的杯子,继而低下头对着跟前的男人连声道歉,根本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旁。

    对于刚刚发生的意外状况,穆青也很紧张,生怕自家boss一个不高兴,就把唐小姐给吓跑了!

    要知道,这种事儿以前也不是没遇上过。

    垂涎于爵少的权势和美色,时不时就会有那么一些别有用心的妖艳贱货凑上来,耍弄一些低级的手段和心机,妄图勾引爵少,从而飞上枝头变凤凰!

    而上一个这么做的人,好像是被爵少下令,直接扔进了湖里,差点没给淹死!

    看到唐晚晚深深低着头,几乎快要把下巴埋到了胸口。

    穆青不禁暗暗替唐小姐捏了一把汗,转而小心翼翼地看了爵少一眼,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就听墨夜爵率先开口,从薄唇中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擦干净。”

    听到这话,唐晚晚差点没哭出来。

    她真的是手抖!

    而且……

    抬起头,下意识往男人的裤子上觑了眼,唐晚晚红着耳根,尴尬不已。

    “都、都已经湿透了,要怎么擦干净?要不然……我去给你找条干净的裤子,你换一下?”

    面对唐晚晚诚恳的建议,墨夜爵却是极难伺候。

    “我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

    一句话,完全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唐晚晚:“……”

    如果不是因为墨夜爵弄湿的是裤子,还是某一片不可描述的区域……看他这态度,唐晚晚都要怀疑他是故意刁难自己了!

    但显然,眼下的情形……比她想象中还要复杂。

    “那个,纸在这里……”

    转身从桌上拿起纸巾盒,唐晚晚到底没有勇气伸手帮他擦裤子,只能诺诺地把纸巾盒递到男人的面前,示意他自己动手。

    然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墨夜爵却是坐在那儿岿然不动,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像是坚持要她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负责。

    “……”

    “……”

    “……”

    一时间,客厅里静寂无声。

    唐晚晚保持着递纸巾盒的动作,同墨夜爵僵持在了那儿。

    头顶上,她仿佛听到了乌鸦飞过的叫声——

    ‘嘎’、‘嘎’、‘嘎’……

    …

    卧室内。

    众人围在床边,忧心忡忡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林雪儿。

    林琴芝坐在床头,掐了一下她的人中。

    “雪儿?醒醒……”

    片刻后,林雪儿方才幽幽转醒过来。

    见她睁开眼,江月兰立刻抱起她的身子,满脸心疼地叫唤了起来。

    “雪儿!我可怜的雪儿!你终于醒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我的乖女儿……”

    听她这样说,林琴芝皱紧眉心,不解道。

    “嫂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你怎么会跟墨家定下婚约?”

    “这、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江月兰口吻微滞,似乎不太愿意提起。

    “可不管怎么样,总得有个来龙去脉吧?”

    拗不过林琴芝的追问,江月兰只好大概说了一遍经过。

    “十年前,我在湖边救了一个落水的老太太,她摘了手上的镯子给我,说是以后遇上什么难处,就拿镯子去城南的一个茶楼找她。”

    “我当时不知道她的身份,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就把镯子收了起来。”

    “直到前段日子整理东西,瞧见了镯子,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情……那时候又正好碰上大哥的公司出了状况,我就想着去碰碰运气。”

    “没想到对方还真的答应借钱给我,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结姻。”

    “我没有马上答应,打探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当年落水的那个老太太,就是墨天集团的董事长夫人。”

    “原本听墨老夫人话里的意思,是让雪儿嫁给墨家四少,我想着他们二人正好般配,就答应了下来……可谁想到,上门来提亲的,竟然是墨三少那个鬼惧人畏的活阎王!”

    说到这儿,江月兰又忍不住掩面痛哭了起来,悔恨得不能自己。

    一时间,众人陷入了沉默。

    顿了顿。

    林琴芝像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等等,嫂子你不是……不会游泳吗?”

    闻言,江月兰的脸上一闪而过尴尬,解释道。

    “湖水不深,就是淤泥多,把老太太的脚陷住了……哎,你计较这个做什么?这不是重点……眼下要紧的是该怎么打发楼下那个煞神?难不成真的要让雪儿嫁给他吗?雪儿从小就身子弱,怎么经得起他那样的折腾……”

    “太惨了……”

    呆滞着表情,王可欣喃喃出声,像是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魂来。

    “表妹真是太惨了……那张脸,太可怕了!我看了都要做噩梦……要是让我跟那个家伙同床共枕,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听到这话,林雪儿惨白着脸色,紧咬着嘴角没有吭声。

    江月兰伏在她的肩头,顿时哭得更厉害了。

    林海潮神情凝重,问向林雪儿。

    “雪儿,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林雪儿摇摇头,一副逆来顺受、委屈求全的模样,低声道。

    “我知道墨家得罪不起,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毁了这个家,毁了爸爸几十年辛苦经营的心血……”

    见她这样懂事,林琴芝不由红了眼眶。

    忍不住叹息。

    “可惜了,雪儿这么好的孩子……性格温顺,长得又漂亮,却要嫁到墨家守活寡,难道就不能让晚晚嫁过去吗?左右晚晚那张脸,也没人敢要她。”

    “对,让唐晚晚去!”

    王可欣从小不待见唐晚晚,闻言立刻附和了一句。

    “丑八怪……就该和丑八怪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