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 第23章 像蜘蛛一样缠在男人身上

第23章 像蜘蛛一样缠在男人身上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妈咪9块9!最新章节!

    “唐晚晚……你是我的。”

    一句话,男人说得不无霸道,却又似乎暗含着浓浓的深情,仿佛就此结下了契约和烙印,此生便只认定了她一人。

    …

    第二天一早。

    唐晚晚睡得迷迷糊糊地醒来,朦胧地睁开眼睛,便看到男人性感的锁骨放大在眼前,一大片蜜色的肌肤毫无预兆地映入眼帘,冲击着她的视觉神经!

    刹那间,唐晚晚浑身一震,立刻清醒了过来!

    猛地睁大眼睛,唐晚晚想也没想,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从男人身上弹了开,仿佛受到了十万伏特的强烈电击般,瞬间‘噌’的一下烧红了耳根!

    她绝对不会承认……

    刚刚睁眼的那一秒,她看到自己像一只蜘蛛精那样……手脚并用地缠在了墨夜爵身上。

    还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了男人肌理分明的胸膛上……

    那一定……是幻觉!

    正当唐晚晚坐在床上手足无措的时候,墨夜爵大概是被她刚刚的动作吵醒了,深邃的墨眸缓缓睁开,目光随之投落在了少女泛着红晕的脸颊上。

    看着少女一副受惊的模样,好似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墨夜爵不由微弯唇角,漾开一抹揶揄的浅笑。

    “醒了?”

    听出男人语调中的戏谑,唐晚晚的脸颊霎时又滚烫了三分,不禁瞪圆了眼睛,怒目而叱道!

    “墨夜爵!你趁人之危!亏我还以为、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不会趁我睡着就占我的便宜……”

    面对唐晚晚羞恼的控诉,墨夜爵缓缓支起身子,朝她靠了过来。

    感觉到男人侵略性的气息扑面而近,唐晚晚不自觉绷起神经,想着他要是敢轻薄自己,她就一脚把他踹下去!

    正暗暗警惕着,却见墨夜爵只是凑近她的耳际。

    在她耳边低低道。

    “谁跟你说……我是个正人君子?”

    “……”

    好吧,是她错看了他……这个大猪肘子!

    “至于趁人之危,”墨夜爵低着磁性的嗓音,继续在她耳边呵出温热的气息,“昨天晚上,似乎是你自己主动抱上来的。”

    唐晚晚闻言一惊,矢口否认!

    “怎么可能?!别以为我睡着了,你就可以胡说八道,随意编造……”

    “你不信?”

    “我当然不信!”

    “所以,你确定这排牙印……不是你在我的肩膀上咬出来?”

    说话间,墨夜爵有意无意地加重了那个‘咬’字,生生地把昨晚的事说出了几分暧昧莫名的意味儿。

    唐晚晚下意识就要开口反驳。

    然而下一秒——

    目光落到男人裸丨露的肩膀上,看到那一排整整齐齐、明显是刚咬出来的牙印……唐晚晚不由僵住了表情,霎时滞住了口吻。

    “……”

    难不成……她昨晚做梦梦到的那只香喷喷的大鸡腿,是他的肩膀?!

    嗷,有没有地洞,给她钻一钻?!

    …

    因着早上发生的那件事,让唐晚晚倍觉尴尬,以至于一整个上午……她都无法直视墨夜爵的深眸,甚至跟他坐在一起吃饭,都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游艇一靠岸,唐晚晚就匆匆奔上了车,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回家里!

    等她回到唐家大宅的时候,还不到中午。

    看到她回来,仆人明显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道。

    “大小姐……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听到这话,唐晚晚微抬眉梢,狐疑道。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这……”

    仆人口吻微顿,面露讪色,却是没敢往下说。

    见他面色有异,唐晚晚不由神色一凛,立刻拔腿上了楼!

    还没等她走近卧室的门口,就看到江月兰站在走廊上,对着几名工人指点吩咐。

    “把书桌往窗子前靠近一点,对……再靠近些!书架就放在这边的墙角,靠墙挨紧点……还有那盏台灯,跟相框摆在一起就行……”

    冷下眸色,唐晚晚快步走上前。

    及至走到卧室的门口,几乎一抬眸就看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卧室被搬了个空,整个房间彻底改头换面,在江月兰的指使下被几个工人改装成了一个书房,连一件她的物品都没剩下!

    看到这一幕,唐晚晚陡然沉下脸色,冷然道。

    “你们在干什么?!”

    冷不丁听到她的声音,江月兰登时吓了一跳,像是才看到她走了过来。

    一惊之下,女人脸上同样露出了几分错愕,问了一句相同的话。

    “晚晚……你怎么回来了?”

    唐晚晚幽幽一哂,不免觉得好笑。

    忍不住反诘了一句。

    “难道我不应该回来吗?你这算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出了一趟海,在外头呆了一个晚上……你就把我的房间彻底清理了出来,还把它弄成了一个书房……那我睡哪?!”

    听到这边的吵闹声,林海潮似乎刚从外面回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由沉着声调,开口问了一句。

    “发生了什么?”

    看到林海潮走近,江月兰立刻迎了上去,率先解释道。

    “海潮……你回来了!是这样的,昨天晚晚不是赌气离家了嘛……走的时候,三少的人还让管家收拾了东西,一并给晚晚带了过去!我以为,晚晚订了婚,直接就搬去墨家住了……正好雪儿要高考了,需要清净,所以我就让人把晚晚的房间腾了出来,打算给雪儿当书房用……可没想到,晚晚又回来了……”

    一番话,江月兰说得丝丝入扣,把自己鸠占鹊巢的行径说得理所当然、合情合理!

    反而像是唐晚晚任性矫情,不该再回这个家。

    面对江月兰的巧言令色,唐晚晚也不想跟她多费口舌,只扯起嘴角,抬眸问向林海潮。

    “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赶我走?”

    闻言,林海潮面色一沉。

    显然明白这件事是江月兰做得不妥,便就寒声斥了她两句,催促道。

    “不像话!雪儿的功课再要紧,也不能把晚晚的房间腾出来……还不快点让人把东西都搬回来?!”

    “可是……”

    江月兰面露难色,语气有些吞吞吐吐。

    “可是什么?!”

    “那个……晚晚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出来,送到墨家去了……”

    *

    【求推荐票~~~

    晚晚的小宇宙要爆发啦!期待打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