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 第37章 墨夜爵寒声警告,“她是你三嫂。”

第37章 墨夜爵寒声警告,“她是你三嫂。”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妈咪9块9!最新章节!

    是她!

    真的是她!

    她就是kyala!

    细腻的笔触,浓烈的情感,独特而深入人心的画风一眼即明,无人可以取代,更无人可以顶替!

    整整五年的时间,他一直在找她,希望能够见她一面。

    然而她的身份隐藏得太过神秘,就连公之于众的作品都是屈指可数、寥寥无几……不管他怎么费尽心力,却始终一无所获,查不到丝毫跟她有关的信息。

    而今,她却那样鲜活灵动地站在他的面前,近在迟尺,触手可及。

    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女,看着那张比自己还要稚嫩许多的脸庞,墨昱廷凤眸烁烁,在难以置信之余,心底却是无可自抑地涌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狂喜!

    他终于找到她了,上千个日日夜夜——

    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虽然是临场发挥,但唐晚晚每次画画都十分专注,所以即使墨昱廷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脸上,她也没有太多的察觉。

    更何况这会儿还有不少只眼睛盯着她,虎视眈眈等着她出丑,她要是那么容易被别人影响,岂不是称了某些人的心意?

    专心致志地看着画板,唐晚晚拿着调色盘和画笔,几乎是一气呵成地画完了整幅画!

    “好了……”

    描完最后一笔,唐晚晚扬手一挥,放下了画笔。

    继而抬眸看向墨昱廷,微微一笑,开口道。

    “四少,我画完了……你要再验证一遍吗?”

    听到唐晚晚这样说,不等墨昱廷开口,蒋凤珍就抢先冷嘲道。

    “当然要验!还要仔仔细细地验!别以为你耍些小心机和小手段,抄袭模仿kyala的画风,就可以鱼目混珠、瞒天过海!昱廷对油画很有研究,可没你想的那么好糊弄!”

    说着,蒋凤珍又转向墨昱廷催促。

    “昱廷,你看看……这个冒牌货画的,是不是很有问题?!”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便又从唐晚晚的身上,齐刷刷转移到了墨昱廷的俊脸上。

    期望着能从他那两片薄唇中听到一个否定的回答,从而当场拆穿唐晚晚冒名顶替的卑劣行径!

    然而,墨昱廷却像是听不到蒋凤珍的话。

    一双妖冶的凤眸微微敛起,目光紧紧攫住少女娇嫩的面庞,嗓子略显沙哑,好半晌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你真的……是kyala?”

    一句话,虽然是在问,但语气已然十分肯定。

    霎时间,蒋凤珍表情一僵,脸色顿时青了几分!

    李玉茹和沐婉柔的面色同样不太好看。

    但此时此刻……

    眸色最阴沉的家伙,却是墨夜爵。

    冷冷地剔着眉梢,墨夜爵寒眸凛冽,口吻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警告。

    “她不止是kyala,也是你的三嫂。”

    最后两个字,墨夜爵明显加重了语调,告诫墨昱廷不许对唐晚晚有任何的非分之想……现在不准有,以后更不准有!

    哪怕以前生出过些微旖旎的心思,也必须给他扼杀在萌芽之初!

    气氛僵冷间。

    只有墨老夫人面露宽慰之色,转而对着管家吩咐了一句。

    “德叔,去我屋里……把那条红宝石项链拿过来。”

    “是。”

    管家颔首应下,即便拔腿走了开。

    闻言,李玉茹脸色骤变,忍不住急急开口,问了一声。

    “妈,好端端的……你把那条钻石项链拿出来做什么?”

    墨家的人都清楚,那条红宝石项链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墨家的女人……更明白其中不言而喻的含义。

    且不说那条项链上的血钻价值连城,价逾亿万,就凭它是墨家代代相传的传家之宝,就彰显了它不可撼动的地位和象征意义!

    那是一种权力和身份的代表,谁戴上了它,谁就是墨家未来的女主人!

    这一点,墨老夫人不会不清楚。

    甚至,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即便如此,面对李玉茹的询问,墨老夫人却是回答得一派理所当然。

    “晚晚给我送了这么贵重的见面礼,我这个当奶奶的自然要回她一份礼,才不算是亏待了我的好孙媳妇,你说呢?”

    “回礼是应该的……”李玉茹面露急色,眼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要落入了唐晚晚手中,俨然做不到沉着冷静,无动于衷,“但、但也不用拿那条项链当回礼吧?”

    作为传家之宝,在大嫂嫁入墨家之后,老夫人就把项链送给了她,而自己每每都只能看着大嫂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钻石眼红嫉妒。

    直到大哥大嫂意外亡故,就连他们的大儿子和儿媳也双双罹难,李玉茹顺势拿到了墨家的掌家权,便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条项链迟早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可没想到,老夫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把项链拿出来作为所谓的‘回礼’,送给唐晚晚那个乳臭未干的丫头!

    那不仅是在打蒋凤珍的脸,更是在打她的脸!

    蒋凤珍性子纵然急躁,但并不愚笨,显然也明白老夫人这么做是为了惩示自己。

    可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能便宜了唐晚晚那个臭丫头!

    “二嫂说得没错!妈您什么首饰没有,就凭她那几幅破画,哪用得上您拿那条项链当回礼?!而且……那条项链,不应该是给二嫂的吗?”

    看到管家捧着首饰盒走回来,墨老夫人伸手打开锦盒,将项链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了出来。

    “当初,淑妍嫁到墨家的时候,我就把这条项链送给了她,如今……淑妍虽然不在了,但项链终究是她的东西,倘若她还在世,也一定会把项链送给自己的儿媳。”

    听到这话,蒋凤珍口吻一滞,一下回不上话,只铁青着脸气得不行。

    李玉茹缓缓收拢五指,指甲更是深深刺入了掌心的皮肉。

    一面说着,墨老夫人便就对着唐晚晚招了招手,轻唤道。

    “晚晚,你过来。”

    “……嗯。”

    难得墨老夫人为自己撑腰,唐晚晚自然不会拒绝,便就微微点了点头,乖乖地迎了上去。

    墨老夫人又转头看向墨夜爵,继续唤了一声。

    “阿爵,你也过来……这是你母亲的遗物,应该由你亲手给晚晚戴上。”

    “好。”

    墨夜爵同样颔首应下,长腿一迈,便就走近了唐晚晚的跟前。

    眼见着墨夜爵从墨老夫人手里接过钻石项链,继而扬起手,细致体贴地要给唐晚晚戴到脖子上,沐婉柔看在眼里,妒在心头,忍不住微扬声调,叫住了他。

    “阿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