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 第38章 靠,她被下药了!

第38章 靠,她被下药了!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妈咪9块9!最新章节!

    迈步上前,沐婉柔扬起手,帮唐晚晚理了理额前的发丝,温柔地将一缕细长的发丝捋到了她的耳后,眉眼间写满了宠爱的神态,一副对她十分关心爱护的模样。

    却是顺势挡下了墨夜爵的动作,不动声色地将他和唐晚晚两人稍稍隔了开。

    “听说晚晚还在上高中,刚刚才过完十八岁的生日,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这条项链对她来说过于成熟了一些,不适合她这个年纪佩戴……等过两年她再大些,才好驾驭这种华贵的风格,不至于显得不伦不类的。”

    “是啊,妈……”

    李玉茹跟着附和了一句,劝阻道。

    “这阿爵和晚晚才刚定下婚约,连订婚宴都没办呢,您就把这条项链拿出来,会不会太着急了些?婉柔说得没错,晚晚现在年纪还小,更适合精巧一点的首饰……等到她再长几岁,气质成熟稳重些,您再把项链送给她当大婚的贺礼也不迟呀!”

    墨老夫人面色微沉,反诘道。

    “照你这么说,我这条项链还送不得了?”

    对上墨老夫人犀利的视线,李玉茹面色微讪,到底有些心虚。

    沐婉柔倒是落落大方,似是早有应对。

    “奶奶,您别误会妈的意思,妈也是为了晚晚好,想给她挑些更相衬的首饰……对了,我那里有条珍珠项链,是我十八岁那年阿爵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项链的风格十分少女,正好适合晚晚这个年纪,而且跟晚晚的气质也很相宜,她戴起来肯定会特别好看!”

    一边说着,不等墨老夫人开口,沐婉柔便就同管家吩咐了一句。

    “德叔,那条项链就在我化妆台的抽屉里,你打开抽屉就能看到……去拿下来给晚晚吧!”

    听到这话,管家面露迟疑。

    一下子不知道是该应,还是不该应。

    正犹豫着,就听墨夜爵淡淡一哂,轻嗤道。

    “不用拿了!既然那条项链已经送给了二嫂,那就是二嫂的东西了……二嫂若是不想要,大可以把它扔了,没必要专门施舍给晚晚!晚晚要是喜欢珍珠,我自然会给她买新的。”

    话音落下,沐婉柔的脸上顿时一闪而过微微的僵硬。

    然而她很快便又补充了一句,有意无意地强调道。

    “可是那条项链不一样……它是阿夜你亲自设计、亲手制作的,甚至就连项链上的那颗珍珠吊坠,都是你不惜冒险亲自潜下海底捕捞上了一大袋的海蚌,进而一个一个撬开,从里头精心挑选出来的深海珍珠,可以说……这条项链是独一无二的,用再多的钱也买不来,而今,也只有晚晚配得上戴它,它也是最适合晚晚的。”

    唐晚晚站在那儿,听着沐婉柔温声细语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一口一个晚晚,要是给外头的人听见了,还以为她对自己有多亲善呢!

    这番话听起来,表面上是在为自己考虑。

    可字里行间的意思,却是连标点符号都透着炫耀和挑衅的意味儿!

    沐婉柔再三强调的,哪里是那条所谓的珍珠项链?

    她只不过是想告诉自己,墨夜爵曾经对她有多深情不渝!

    那条珍珠项链纵然不及墨老夫人送她的这条钻石项链珍贵,然而里头包含着墨夜爵当初的情深似海……只那一份年少时最为炙热和纯粹的真情,就已经是世上最可贵的无价之宝,那是连价值过亿的钻石项链也比不上的!

    听到她这样说,大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沉寂了下来。

    墨老夫人目光微暗,俨然对她提及那段青梅竹马的恋情有所不满,但沐婉柔说得都是事实,她也无法反驳什么。

    蒋凤珍剔眉看向唐晚晚,不免觉得解气!

    没有哪个女人会不介意自己丈夫过往的感情,尤其对方还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最为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哪怕是再大度的女人,也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

    而若是敏感脆弱一点的女孩,怕是当场就要哭着跑开了!

    正当她幸灾乐祸地勾起嘴角,想要开口讥诮两句,却见唐晚晚微微一笑,竟是一点也不在意。

    只转头看向墨夜爵,轻声问了一句。

    语调中透着几分若有似无的意味,像是在吃醋,又像是在撒娇。

    “原来你还会采珍珠,还会做项链……那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做一条呀?”

    对此,墨夜爵却是仿佛没有丝毫的印象。

    先是淡淡地否认了一句,转而又宠溺地答应了她半是吃味半是撒娇的请求。

    “时间过去太久,我不记得了……不过,只要你喜欢,你想要几条珍珠项链,我就给你做几条,你想要全套的……包括项链,戒指,耳坠,手链……都可以。”

    被墨夜爵这么一哄,唐晚晚立刻甜甜一笑,挽起了他的手臂。

    “老公,你果然还是最疼我了!能嫁给你,我觉得好幸福呀!”

    沐婉柔:“……”

    蒋凤珍:“……”

    墨夜爵垂眸看着少女娇嫩的面庞,继而扬手将钻石项链戴到了她的脖子上。

    熠熠生辉的钻戒衬着少女白皙无暇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璀璨夺目,散发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客厅里没有镜子,唐晚晚看不到自己戴钻石项链的模样,不由开口问向跟前的男人,娇俏道。

    “老公,我戴着它好看吗?”

    “好看……”

    男人低着嗓子,语调温柔而宠溺。

    “你皮肤白,戴什么都好看。”

    话音落地,沐婉柔的眸光顿时又暗了三分,表情随之显出了几分尴尬。

    就连李玉茹都青了脸色,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大家的衣服上都还沾着刚才打翻餐盘留下的污渍,墨老夫人也就没有强行挽留唐晚晚,叮嘱了墨夜爵几句便就让他把唐晚晚送回了家。

    等到唐晚晚回到唐家大宅的时候,夜色已经有些深了。

    临下车的时候,听到唐晚晚肚子里传出的咕咕声,墨夜爵不由握住她的手腕,唤住了她。

    “先别进去,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不要了,我今天有点累了……”

    唐晚晚摇摇头,神色间流露出些许疲惫。

    这话在刚刚离开墨家的时候,墨夜爵就说过一次,虽然她也不想一再拒绝他,然而这场鸿门宴着实耗费了她不少心力,她现在只想泡个澡好好放松一下。

    “我让陈叔给我煮碗面就行。”

    墨夜爵没有强求,温声道。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

    “嗯……你也是。”

    一直目送唐晚晚进了屋子,墨夜爵方才扬手示意穆青调转车头。

    那厢。

    远远听到墨夜爵的汽车引擎声,江月兰和林雪儿就从房间走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唐晚晚从墨家栽跟头回来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没想到,唐晚晚一进门,非但没有丝毫狼狈的模样,反而脖子上还多出了一条闪闪发光、令无数女人羡慕嫉妒的硕大钻石项链!

    见状,江月兰脸色骤变,不可置信地问了林雪儿一句。

    “雪儿,她出门的时候,脖子上有戴东西吗?”

    林雪儿目光灼灼地盯着唐晚晚脖子上闪耀夺目的钻石,面色同样白得有些难看。

    “没有。”

    “哼!”江月兰冷哼一声,不甘道,“这小贱蹄子,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

    林雪儿没有回话,只盯着唐晚晚进屋吩咐了管家一句,让他煮一碗面送去她的房间,便就自顾自上了楼,仿佛全然没有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她们。

    江月兰越想越气,直接回了房间。

    林雪儿却是没有离开,眼底随之闪过一抹阴幽的眸光,继而缓缓打开手掌,露出了掌心处捏着的两粒药丸。

    拿起杯子,林雪儿慢条斯理地泡了一杯茶,随即将其中一粒药丸投了进去。

    方才唤了一声在厨房煮面的仆人。

    “孙妈,表哥今晚喝多了,你把这杯解酒茶给他送过去。”

    王凌风是姑姑林琴芝的儿子,平日里吊儿郎当,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时常跟一帮狐朋狗友聚众吃喝玩乐,所以……林雪儿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让人故意灌醉了他!

    她说过,唐晚晚抢走了她的房间,逼得她只能去住楼顶狭窄的阁楼……这笔账,她不会就那么算了!

    要玩死唐晚晚其实也很简单,只要让她在跟墨夜爵订婚之前,‘失身’给表哥王凌风……她就不信,墨夜爵还会心无芥蒂地再要她!

    到时候,一旦唐家曝出‘兄妹’乱伦的丑事,且不说墨家会对她弃若敝屣,林琴芝为了儿子只怕也会大闹一场!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等到唐晚晚成了过街老鼠,就算不用自己动手,她这辈子也别想再抬起头清清白白地做人。

    听得林雪儿的吩咐,孙妈不疑有他,没等锅里的面煮熟,便就匆匆走过来,端起桌上的茶杯上了楼。

    见她走开,林雪儿又寻了个由头支开了管家,随后快步走进厨房,把另外一粒药丸溶进了唐晚晚的面汤里。

    强效的春丨药无色无味,任谁都不可能察觉。

    …

    卧室内。

    唐晚晚刚从墨家大战了三百回合回来,神经一下放松了下来,显然不会料到林雪儿会在这个时候放冷箭,背地里阴自己一把!

    吃完面,她进浴室泡了个澡,便就换上睡裙躺倒了床上。

    闭上眼睛,睡得迷迷糊糊之中,唐晚晚莫名觉得身子越来越热,抬手摸了一把脸颊,滚烫一片……却又不像是发烧时候的感受。

    身体内的热流一浪接一浪,以极度汹涌澎湃之势,骤而涌向了下腹处难以启齿的地方。

    唐晚晚:“……”

    晕眩了半晌,唐晚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靠,她被下药了!

    还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药性太烈,唐晚晚的清醒只维持了片刻,便又陷入了浮浮沉沉的深渊之中。

    靠着最后一丝自持和理智,唐晚晚摸过床头的手机,无意识地拨出了一个号码。

    霎时间,只见手机屏幕上,闪亮亮地浮现了两个大字:

    【爵少】。

    很快,手机听筒里就传出了男人凉薄而磁性的嗓音。

    “唐晚晚?”

    听到男人的声音,唐晚晚强撑着眼皮,眯开了一条细缝,模模糊糊地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备注名字。

    微喘着热气,唐晚晚低低地唤了一声,在药物的作用下,声调不受控制地变得无比娇媚撩人。

    “爵少……”

    话音未落。

    卧室的门忽然‘咔擦’一声被推了开!

    紧跟着,在昏暗的光线中,一个醉醺醺的身影一步步朝着床边逼近,如同饥渴的野兽般,不等走近床头,便就骤然朝她扑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