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武神纪元 > 第一千四百章 腥风血雨,将起

第一千四百章 腥风血雨,将起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武神纪元最新章节!

    “此物,你从何处得来?”

    神庙上空,魔潮遮天。

    远澈明王掌中的护生剑距离苏逸辞不到三寸远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的情绪波动尤为强烈,跟着一转护生剑,厉声暴喝道,“人在哪里?”

    “轰隆!”

    恐怖的气焰爆冲天地,环状的剑波就像是爆裂的星环般撕裂寰宇。

    不远处的楚云衣和白玄辰皆是被这股可怕的剑势震得倒退百余丈。

    剑流横冲直撞,位于远澈明王面前的苏逸辞嘴角再次溢出一串血雨。

    然,苏逸辞的神情依旧沉稳笃定,甚至不见半分的紧张和畏怯,他看着眼前的远澈明王,苏逸辞的眼神竟是泛起一丝复杂。

    如果说,刚才的远澈明王已经唯有魔性的话,那么现在,他重新回到了人性。

    但是,他的样子非常的着急,就像是失去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

    想要迫切的将那件东西找回来。

    “在哪里?”远澈明王再次喝道。

    苏逸辞眼角微凝,其复杂的直视远澈明王那泛红的眼眶,旋即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圣鎏宫!”

    “圣鎏宫,圣鎏宫,她在圣鎏宫……”远澈明王情绪波动更为强烈,“一直追寻的答案,终于找到了!”

    “哐当!”

    霎那间,风雷变色,苍穹动乱,远澈明王的身上爆发出一片瑰暗的血光,铺天盖地的魔纹就像是展开的雷霆赤翼,空间剧烈一颤,远澈明王直接化作一道黑暗的光柱跃入了九霄虚空。

    也就在下一霎那,苏逸辞望向楚云衣和白玄辰,道,“你们先回神道院。”

    说罢,苏逸辞亦是身形一动,化为一缕残影朝着远澈明王的方向追溯而去。

    白玄辰可谓是一脸的懵然,“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刚才,远澈明王怎么就突然止住了开杀之剑?

    “你没有看到吗?”楚云衣问道。

    “看到什么?”白玄辰更是不解。

    楚云衣怔了一下,她不由的回想起来,昨天晚上也只有她和苏逸辞看到了那只纸鹤,其他人并未发觉异常。

    也就是说,方才白玄辰并未看到从苏逸辞身上飞出来的纸鹤。

    稍作迟疑,楚云衣说道,“你先去和辅剑上师那边。”

    说完,楚云衣也跟着身形一闪,转眼就消失在了天际。

    白玄辰这下更是懵逼了,“你们到底看到什么了?”

    与此同时,神庙之外的混乱战场,迅速撤离的神道院,佛域一行人也是目睹远澈明王携带那滔天的魔焰越过了众人的头顶上空。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

    看着远澈明王离开,神道院一行人可谓是又惊又疑。

    而,佛域的队伍则是没有任何的迟疑,连忙朝着前方追去。

    “莫要让远澈明王离开!”

    梵尘开口道。

    因为佛气对于魔气有着很高的压制作用,甚至连捉刀上师都被魔气入侵的情况下,佛域的一行人还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加上佛域此行的任务就是为了寻找远澈明王,更不可能就这样中途而废。

    然而,就在佛域的梵尘,梵心等人追溯出去不到百米的时候,一柄璀璨夺目的佛光之剑从天而降,直接落于众人的面前。

    “砰!”

    佛剑入地,剑流横冲。

    连同着一座庞大的‘卐’字佛印在地面铺散开来,一道身披金色华丽僧袍的身影骤然阻截了众人的去路。

    “杀生之剑!”

    梵尘,梵心等人脸色一变。

    阻路者竟然是……

    “斩业明王?”

    辅剑上师,泼墨上师一行人的心头跟着一惊,看着那竖剑阻路的身影,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开始涌上每个人的心头。

    离开神庙,远澈明王的移动速度极快。

    “终于寻找到了,终于寻找到了……我会亲自斩断这一切的罪缘!”

    远澈明王的瞳孔中燃动着火焰。

    既是佛焰,亦是魔焰。

    那是一个夜晚。

    丛林,篝火!

    远澈明王坐在篝火旁,静心坐禅。他的气质超凡,面容俊雅。不论走到哪里,都会是世人瞻仰敬佩的得道高僧。

    在篝火的另外一侧,女魔倚靠着一棵大树。

    她手中轻托着一只灵巧的纸鹤。

    纸鹤折叠的很精致,上面写着“田陌野”三个清秀的小字。

    突然间,女魔美眸一闪亮光,她的指尖溢出丝丝缕缕的银色光纹,光纹融入纸鹤中,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只小巧的纸鹤竟然被负于了生命力一般,它闪动着纤柔的翅膀,轻轻的飞舞在空气中。

    纸鹤就像是一只梦幻的灵蝶,于夜幕中拖出一串星辰碎屑般的流影。

    这时,篝火旁的另外一边,远澈明王突然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嗯?”女魔随即收回纸鹤,冷冷的斜视对方,“你笑什么?”

    远澈明王睁开双目,他的眼眸明亮,不沾一丝尘埃。

    “有高兴的事情,自然值得开怀大笑。”

    “什么高兴的事情?”女魔问道。

    “你已经两个月没有伤害别人。”

    “哼!杀人与否,全看我的心情,与你没有半点关系!”女魔侧转过身,继续把玩着手中的纸鹤。

    远澈明王道,“它活了!”

    “这是我们魅魔族的点灵之术,它分取了我的灵能,所以能动!”

    “那它有自己的意识吗?”

    “我的意识,便是它的意识。”

    “原来如此!”远澈明王领悟的点点头,“虽是意识一体,但它是你的善缘!”

    “哼,你还要跟着我多久?”女魔转开话题,她冷视远澈明王,“我已经受够你了。”

    “我说过,你以后只要不杀人,我便会离开!”

    “不可能,我是魔,惹怒到了魔,就该杀!”

    “就算是魔,也能够领悟佛法,洗心向善!”远澈明王道。

    女魔冷笑,“哪怕是你弃佛成魔,我也不可能入你的佛。”

    远澈明王不答。

    女魔追问,“怎么?心虚了吗?你根本没有把握度化我,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佛和魔,注定殊途!”

    “没!”远澈明王双手合十,正视对方,“我有把握!”

    “哗!”

    无形的气尘铺散开来,两人的目光隔着的面前一座篝火交汇。

    佛与魔,不同路,谁能胜过对方?

    火焰跳动的尤为欢悦,就像是在燃烧着那不曾掩盖的过望。

    远澈明王的瞳孔中有着火焰在闪动。

    “圣鎏宫……”

    散发着滔天魔气的他,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圣鎏宫。

    弃佛成魔的远澈明王,又将掀起何等的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