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武神纪元 >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佛近魔,人伤佛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佛近魔,人伤佛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武神纪元最新章节!

    圣鎏宫,血战爆发!

    之前在神庙外掀起了腥风血雨的入魔者,强闯圣鎏宫,造就一片混乱。

    佛剑染血,魔者无情。

    圣鎏宫中衍生出一条条血路。

    而,圣鎏宫作为上天界的一流势力,也是强者众多,在四面围杀的情况下,入魔者的身上也是多出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没有丝毫的退怯。

    他不断的朝着圣鎏宫的内部推进,踏着敌人的尸身,不曾后退。

    在杀戮的同时,那不停涌上心间的记忆也是刺痛了入魔者的心。

    缭乱的刀光剑影下,入魔者的心神仿佛在那鲜血的浇舞中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天。

    阴暗的丛林中。

    尸横遍地。

    佛与魔,同行已久。

    看着那遍地的尸身,远澈明王双掌合十,慈悲中带着无奈。

    “阿弥陀佛!”

    一旁的女魔目光微凝,她开口道,“尸体的伤口处带着魔气,杀掉他们的人,也是一名魔!”

    远澈明王双目轻闭,开始为地上的这些亡魂诵经超度。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迅速的从丛林中冲了出来。

    “来人,快来人,找到凶手了!”

    “什么,找到凶手了?”

    “别让她跑了!”

    “……”

    顿时,十几道身影将远澈明王和女魔团团围住。

    “嗯?”女魔目光一冷,欲要出手。可紧接着,一道散发着佛门之气的超然俊雅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远澈明王望向众人,道,“诸位误会了,杀人者,并不是她!”

    众人先是一怔。

    随之有人喝道,“你这个和尚在说什么胡话?这女人是魔,地上的尸体又都散发着魔气,杀人者不是她还会是谁?”

    远澈明王继续道,“这位女施主数月时间都和贫僧在一起,我可以证明她并未杀人。”

    “什么?佛跟魔在一起这么久?你们肯定有问题。”

    “一个和尚跟着女魔这么长时间,这两人都不知道做了什么苟且之事。”

    “……”

    听见众人说话难听,女魔顿时暴怒。

    “你的舌头怕是不想要了!”

    但远澈明王仍旧是制止了对方的杀念。

    他望向众人,“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会查清楚杀人者是谁。”

    “哼,浪费时间,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吗?”众人并不理会。

    “不错,给你们时间,你们转身就逃掉了。”

    “别管他,杀了那女魔!”

    “……”

    愤怒的众人根本不愿听远澈明王解释,一道道身影爆发出强大的攻势逼命而去。

    女魔冷笑,“哼,想杀我,你们的实力不允许!”

    但是,女魔终究没有出手的机会,因为那道身影一直挡在她的面前。

    “砰!”

    “轰!”

    众人的强烈攻势尽数宣泄在了远澈明王的身上,一重接一重的猛烈气劲在远澈明王的面前扫荡开来,未伤及女魔半分。

    “秃驴,你?”女魔美目圆睁。

    发起进攻的众人也是惊住了。

    远澈明王身形沉稳如山,他身上佛光普照,圣洁的‘卐’字佛印以及庄严的法相笼罩在其身外。

    “阿弥陀佛,她并未做错任何事情,还请诸位施主收手!”

    “哗!”

    佛芒扩散,似圣晖洒下。

    众人既是惊疑,又是愤怒。

    “可恶啊!你竟然要袒护一个魔,你可知那些被杀的人都是我们的亲友。”

    “既然你要护她,那就别怪我们了。”

    “上!”

    “……”

    愈发恼怒的众人继续发起猛烈的攻击,罡猛的掌力,可怕的拳劲,各种攻击全部都宣泄在了远澈明王的身上。

    但对方只是以佛气护身,以防御的姿态回应着众人的暴戾。

    然,众人的攻击并未停下,阻挡了多番进攻之后,远澈明王的护身佛气也变的薄弱下来,身外的庄严法相亦是宛如虚幻的薄影。

    一拳接着一拳,一掌追着一掌,远澈明王的身前不断的爆洒出混乱的光纹。

    身后的女魔双手握紧,这些打在远澈明王身上的攻击,就像是雨点般冲击着她的内心。

    “死和尚,走开啊!”一名愤怒的人运转全身功力,迎面打在了对方的胸膛中央。

    “砰!”

    强劲无比的掌力渗透了薄弱佛气之中,一股罡猛的力道在远澈明王的体内宣泄开来,他的嘴角随即溅出一连串的鲜血。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偏不移的站在原地。

    身后的女魔玉手紧握成拳,“你不要命了吗?”

    愤怒的众人着实被惊住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和尚的心性如此沉稳。

    “简直可恶,臭和尚,我不想杀你,但你为何要袒护这个女魔?”那重伤远澈之人怒喝道。

    “非是袒护,而是她并未杀人!诸位请给我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会找出真正的凶手。”远澈明王道。

    看着对方如此决然,众人心中的凶戾之气也是被抚平了不少。

    为首之人咬了咬牙,道,“好,我就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们给不了我们满意的答复,休怪我们无情了。”

    “我们走!”

    旋即,众人咬牙切齿的离开。

    遭受众人连番攻击的远澈明王身形一斜,有些无力的倒下。

    女魔面色微变,她连忙上前扶住对方。

    看着汗水和鲜血混杂在一起滴落的远澈明王,女魔可是又恼又惊。

    “你是个憨人吗?方才为何不还手?”

    “若是还手,你便更说不清楚了。”远澈明王虚弱的回答。

    “你的慈悲过头了,我不需要你的这种怜悯!”女魔侧转过身,不去看对方。

    远澈明王却是笑了,“并非怜悯,我刚才也是救了他们的命!”

    “嗯?”

    “若你出手的话,又要造就伤亡!我的慈悲,对待的是他们!”

    “哼,可他们却并不接受你的慈悲,反而还将你打伤,你的慈悲,让我看不懂!”女魔讥笑道。

    “我不需要他们接纳我的慈悲,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该做?”

    “让你不再杀人!”远澈明王道。

    “哗!”

    一圈散漫的气尘在地面掀舞,金色的佛光和暗沉的魔气形成某种奇异的瑰丽。

    女魔美眸轻轻颤抖,她扶着远澈明王的手指紧握。

    “你不该有这种妄想……”女魔将对方扶起之后,便又一次的转过了身。

    远澈明王眼神明亮,不染一丝尘埃的那种透亮,他道,“我们该去寻找真正的杀人凶手了……”

    女魔冷眸轻抬,她淡淡的说道,“我知道杀人者是谁!”

    “嗯?”

    “从这些尸体的伤口来看,杀他们的人是,凶眼老魔!”

    “……”

    记忆不断的上涌。

    在那错综缭乱的刀光剑影之中映照在那尊入魔者的脑海中。

    激战爆发的圣鎏宫内,谁又能够想到,慈悲为怀,怀有渡时大愿的远澈明王会在今时今日,血染尘寰。

    “是我错了!”圣鎏宫内,入魔者持握护生剑,背着一座石碑不断掀起一片片的血路。

    “护生剑庇护苍生,可唯独护不了你,唯独护不了你啊!”

    震耳欲聋的魔啸响彻圣鎏宫内外,护生剑所到之处,划出一串串的纷飞血雨。

    佛近魔!

    人伤佛!

    究竟是魔恶难赦,还是人心险恶?

    入魔者的内心,究竟有多大的憎恨?才会掀起这般的悲怆,才会如此的怒狂。

    与此同时,苏逸辞也追溯着远澈明王的脚步抵达了圣鎏宫之外。

    望着下方那魔戮血战,苏逸辞的眼神中也是升起几分触动,这样的场面,似曾相似。

    但是对方的情绪,更为痛苦。

    在他的眼中,仿若含着世间最为痛苦的血泪。

    “你失去的究竟是什么……”苏逸辞喃喃低语,“你到底又是什么人?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自……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