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邪世帝尊 > 第1884章

第1884章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因为水晶球视角是完全跟随着水无念的,所以他选择视角转换,还是留下来,就会影响观众们后续能看到什么内容。

    当时的墨凤刚好是背对着水无念的,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到他立刻就循声望去,看到的是木然伫立在不远处的枭淮。

    那声音的来源,是枭淮的记忆展现。

    “姐姐!”一个留着整洁的短发,面容干净z嫩,穿得跟个富贵小公子似的小男孩,正欢快的跑过大半条街道,奔向前方朝她张开双臂的妙龄女子。

    温婉如玉的素服女子看着那朝自己跑过来的小墨凤,嘴角似乎微微上扬了起来。

    阳光之下,她的真实容颜被模糊在了一片圣洁的光晕中,看不真切,就连那微垂至肩的中发,也被晕染上了一层灿金色的柔光,发丝随风轻扬,荡漾开如水波般的金色涟漪,柔和安宁,就像一个降临凡尘的天使。

    她先是宠溺的抱了抱扑进怀里的小墨凤,后从袖管中拿出一块巧克力:“饿了么?这块巧克力给你。”

    墨凤小手摊开,以双掌接过:“谢谢姐姐。”

    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吗?

    街头一角,正伫立着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与不远处的温馨一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个孩子全身都脏兮兮的,衣服破烂不堪,乱糟糟的长发遮住了眼睛,一直披盖到后背。

    由于长期缺乏梳洗,头发都变得硬邦邦的,一绺一绺的黏连在了一起,还夹杂着未摘去的烂菜叶,就像是在头上顶了一大蓬茅草。经过他身边的人都会相继投去嫌弃的一瞥,然后就像是生怕自己被传染到什么疾病一般,忙不迭的绕路而行,令他身周数丈之内几乎都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被自己亲生父母抛弃到垃圾场的小枭淮,一直流落街头,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还要被年龄更大更老的流浪汉欺负,地盘遭人抢夺,他也只能另寻出路,在街边角落风餐露宿,被冻得瑟瑟发抖也没有办法,只能靠着从垃圾桶里找到的破洞被子保暖,以求自己能继续活下去。

    即使头发长得遮挡视线,他也没有闲钱修剪。在这种连基本生存都成问题的环境下,如果还要考虑形象护理,那未免太过奢侈了。

    那个时候,能找到最好的食物,大概就是饼干了。

    这还是附近的鸟儿吃剩下不要,一爪子推给枭淮的。连小动物都能对自己稍微好点,人心为何却如此冷漠?即使他只是默默蹲在街角啃着饼干,都会被人驱赶,嫌他碍眼,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有时候自己半夜被冻醒,还是鸟儿们不嫌弃他,好心地叼来还算暖和的大衣,给他盖上的。

    太可怜了!观众一阵心疼,这段是枭淮回忆中的回忆……

    他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卖不出女孩的小火柴。

    凤薄凉忍不住感慨,没想到枭淮小时候那么可怜。不过小时候的墨凤果然萌萌的,还有个像天使一样温柔的姐姐。

    路上有个大人买到了发臭的饼干,怀疑有问题,随手连着垃圾袋一起,扔到拐角处。

    枭淮看到了,又冷又饿的他,也不顾地上雪堆有多厚,一步一踉跄急忙过去,翻开袋子找饼干要吃。

    在翻找间,饼干掉在了地上,他只顾伸手要拿饼干,却没注意到,有人靠近了自己。

    正当他快要拿到地上的饼干时,一只小脚毫不留情地将它踩碎,埋入冰冷的积雪中。

    枭淮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那只华贵的靴子。同时,一个有些熟悉的童音在他头顶响起。

    “哎呀?我就是故意的。”

    声音还有几分稚气,在这一刻却是那样冷漠,带着骄矜的嘲讽。

    枭淮一寸寸的抬起头来,将面前那一身华贵衣饰从下到上的收入眼底,最后一双泛着血丝的眼睛,携带着被这个世界打下的最残酷的烙印,就这么透过刘海缝,望向了正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墨凤。

    这就是刚刚的那个小男孩。他家境富裕,生活优厚,还有着一个那么疼爱他的姐姐,他和自己早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为什么他还要这样来欺负自己?为什么连自己来之不易的一点生机也要碾碎?

    自己真的那么不讨人喜欢么?除了鸟儿,但凡遇到自己的人,没一个对自己好的,还要驱逐自己……

    墨凤“高高在上”的打量着他,转了转鞋尖:“硬邦邦的,踩得我隔着鞋子都能感受到脚疼。”

    太过分了!不少观众都看得义愤填膺,这要不是知道是墨凤,说是个专门拉仇恨的炮灰反派都有人信啊!难道墨凤小时候就是这么讨厌的吗?

    弹幕里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骂了起来,岂料下一刻,墨凤竟是蹲x身子,从袖口处拿出一盒饼干:“饼干就要吃软一点的,巧克力味的,够甜。”

    枭淮愣了愣,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发现墨凤真没有要赶自己走的打算,这才立刻夺过饼干,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带着暖意的声音传来,是那位天使般的姐姐递来了一杯热可可。

    在这样的寒冬里,如此暖心。

    近距离看这位姐姐,她有着一头浅褐色的中长发,柔柔的披拂在肩头。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双如琥珀般明亮的眼眸,犹如一汪最澄净的泉水。和她四目相对时,枭淮竟是蓦然自惭形秽,仿佛让她那不染尘埃的眼底倒映着自己脏兮兮的身影,都成了对她的亵渎。

    不过,或许也是实在饥饿寒冷,枭淮刚吃完饼干,又迫不及待的将热可可咕噜噜地喝了下肚,姐姐看他还瘦瘦的,肚子也扁扁的,让墨凤把巧克力给他。

    那是姐姐给我的……墨凤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是很听姐姐的话,给了枭淮,姐姐也宠墨凤这个弟弟,答应下次再给他买巧克力和热可可。

    墨凤倒也没怎么样,本来热可可就是姐姐买给自己的,不过看枭淮那么可怜巴巴,墨凤也不介意姐姐直接把热可可给他。

    至于饼干,是更早之前姐姐送给墨凤的。墨凤始终带在身边,自己都舍不得吃,却在见到枭淮那一刻,毫不犹豫地给了他。

    “姐姐,我能养他嘛?”墨凤甚至还转过头,一手指着枭淮,天真的向姐姐询问道。

    姐姐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当是在养小狗么?要带他走是要负起责任的。不过——”

    姐姐也不嫌枭淮脏,伸手拉起他:“你跟我们走吧。”

    枭淮有生以来,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善待,小心翼翼的望着他们,眼睛里有着仓惶和瑟缩:“……可以吗?”

    姐姐温柔的一笑,用那洁白无瑕的手掌,摸了摸枭淮乱蓬蓬的头发:“阿墨正好缺个玩伴,我也没办法时时刻刻照顾他。”

    枭淮怯怯的看了一眼墨凤,墨凤则大模大样地揽过他:“虽然我还是更想养只小奶狗,但有个小伙伴的话,也蛮不错的。”

    姐姐浅笑着注视他们,还拿出手帕让墨凤擦手手:“你呀,怎么把自己也弄得脏兮兮的?”

    随即,她又拿出另一条带着芳香的手帕,给枭淮擦脸:“你们都一起回去沐浴整理一下吧。”

    墨凤一口答应:“好!”

    三人一起回到凤家,枭淮也逐渐了解到,原来姐姐名叫凤浅,凤墨——也就是墨凤——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他还得知墨凤其实并不怎么受宠,在家族里会被兄弟姐妹欺负,只有这个姐姐对他好。

    凤薄凉:“小凤凰也好可怜,摸摸头(′??)?(._.`)”

    观众:“怪不得墨凤对小梧好,因为他自己也是个被姐姐温柔照顾的弟弟,摸摸(′??)?(._.`)”

    在姐姐凤浅的帮助下,姐弟俩一起给枭淮梳洗打扮,剪了利落的短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数个时辰后,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墨凤满意的拍了拍手:“不错,你就是花城凤家里最亮的仔!”

    枭淮的记忆就截止到了这里。

    凤家就在花城,观众们可以使劲猜想了!

    听到墨凤的声音,枭淮回过头,待看到亲昵依偎在前者身边的凤薄凉,眸光似是不易察觉的微黯了一下。

    和枭淮会合后,一行人刚要继续上路,隐约听到附近有声音,顺势一望,这次看到的是慕永夜。

    三个出身同一杀手组织的孩子,各自都有着一段沉痛的记忆。

    灰暗的色调布满了整个画面,厚重的铅云堆积在天空中,压抑得让人感觉不到希望。

    回忆里有漫长的时光,都是围绕着一个专门****的组织进行的。

    慕永夜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身在其中了,周围是一群和他面临着同样处境的孩子。

    他是被亲生父母卖到这里的。理由说来简单也可笑,为了换钱。

    这个组织,会从世界各地买小孩或者抓小孩,从中挑选出适合当杀手的,通过养蛊一般的方式进行残酷训练,再输送给大规模的组织。

    当时的慕永夜他们,都听话地自相残杀,因为不s对方你自己就会死,谁也不想s。

    童年的墨凤和枭淮竟然也都在这里。他们看起来,都比上一段记忆中大了一些。据说枭淮是被抓走的,墨凤则是被家族的人陷害送走,最后就都流落到了这里。

    这让刚刚才看过那段温馨记忆的观众们唏嘘不已,原本以为枭淮能得到凤浅姐弟的善待,就终于苦尽甘来了,哪知道残酷的命运还是没有放过他。这就有种……追剧的时候,第一部本来已经完美结局了,到了第二部,人气角色突然s了,前一部的圆满CP突然被拆散了,总之就是……可惨了。

    在一场大规模的生存竞争中,组织将一群孩子关进一座封闭的大别墅里,以一把金色的钥匙为信物,最后谁能拿着钥匙活着走出来,谁就是这场游戏的胜利者。

    这把钥匙,也将是开启这座s亡别墅,唯一的通行证。

    这些孩子本身就是在多次“养蛊”中脱颖而出的,因此这场最终厮s也格外惨烈,****不断抛飞,又被连绵的刀光绞成了****,鲜血像不要钱似的飘洒而出,染红了这间别墅的墙壁,地毯,楼梯扶手……乃至触目可及的每一角。

    一间原本富丽堂皇的别墅,刹那间就成了充斥着修罗惨象的地狱乐园。

    钥匙就在一双双x红的小手间几度易主,拿到钥匙的孩子都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最令人心惊的是,四周那一张张本应绽放着童真的面庞上,此刻都密布着不该属于他们的凶狠和狰狞。手起刀落,白光霍霍,毫不留情的ts着自己昔日的同伴。

    直到墨凤排众而出,将钥匙抢到了手中。

    “你们是不是傻,为什么要自相残s?我们的目标不应该是s掉外面的人吗?”

    在他高举着钥匙,傲然而立,做出慷慨宣言的那一刻,仿佛有来自天堂的光束从上方倾洒而下,将那道同样是小小的身子笼罩在光源下,手中那串黄金钥匙反射着太阳的光辉,灿烂的光芒同样反射到了每一双残留着x腥的眼底。

    那一刻的他,就像是这群已经走投无路的饿鬼的救世主,是值得享受无限尊崇,让他们顶礼膜拜的神明一般。

    然后墨凤开门放大家出去,大家拿起武器就去s人,外面的人都吓得到处跑,毕竟他们是负责筛选的人,不是专门的s手,所以没啥攻击力,再加上对方有武器,永夜记得他听到有个看着面带微笑的墨凤的人,非但不畏惧s亡,反倒说,这个小子干得漂亮啊

    “你们是不是傻,为什么要自相残s?我们的目标不应该是s掉外面的人吗?”

    在他高举着钥匙,傲然而立,做出慷慨宣言的那一刻,仿佛有来自天堂的光束从上方倾洒而下,将那道同样是小小的身子笼罩在光源下,手中那串黄金钥匙反射着太阳的光辉,灿烂的光芒同样反射到了每一双残留着x腥的眼底。

    那一刻的他,就像是这群已经走投无路的饿鬼的救世主,是值得享受无限尊崇,让他们顶礼膜拜的神明一般。

    然后墨凤开门放大家出去,大家拿起武器就去s人,外面的人都吓得到处跑,毕竟他们是负责筛选的人,不是专门的s手,所以没啥攻击力,再加上对方有武器,永夜记得他听到有个看着面带微笑的墨凤的人,非但不畏惧s亡,反倒说,这个小子干得漂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