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重生九零小辣椒 > 番外220:青春故事

番外220:青春故事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重生九零小辣椒 !

    番外220:青春故事

    参加完海选,顾梓安又投入到了学习当中,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高子琛和唐睿哲也很够义气,没向任何透露顾梓安参加选秀的风声。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一个月,高考已经进入了百日倒计时。

    而寻找明日之星的全国百强突围赛,也即将举行。

    突围赛是需要在电视台播出的。

    这让顾梓安很苦恼。

    现在唯一让他感到踏实的是,他家牢顾忙的脚不沾地,从来不会打开家里的电视。

    而他妈最近去参加一个中医学术研讨会。

    顾梓安只希望自己能顺利的度过突围赛,不被发现。

    顾景川发现儿子最近安静的待在家里每天埋头苦学,学累了就弹吉他,表现的非常乖顺。

    他问了顾梓安的班主任王嫣然,王嫣然也说他在学校学习更刻苦。

    顾景川想就这学习态度,考个好成绩绝对没问题。

    可他偏偏要考什么艺校。

    顾景川在一个唐敏不在的周末,决定再跟顾梓安谈最后一次,如果儿子执意不妥协,那么,他也死心了。

    顾景川特意买了些饮料零食,叫了儿子和女儿下楼,跟他们谈心。

    顾梓萌看到她爸带回来一堆零食,兴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哇了两声。

    就开始拆巧克力。

    “爸爸,这是哪来的零食呀?”

    顾梓萌的诧异的问。

    顾景川脱掉了西装,随口回道,“我买的。”

    “哇,爸爸,你不是不让我们乱吃东西吗?Z怎么会买这么多东西呀?”

    顾梓萌瞅了又瞅,不但有巧克力,还有奶茶,薯片,冰激凌,全是平时不让他们吃的东西。‘

    顾梓安看着这堆跟老顾的气质完全不搭的食品,忍不住多看了老顾一眼。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老顾主动给他们买零食,这一点也很不正常。

    顾景川换了衣服,还拿出一瓶红酒。

    “爸,酒也是给我们的吗?”顾梓萌一脸呆萌的问。

    顾景川弹了下她的脑门,轻笑,“你小孩子喝什么酒?你跟哥哥喝饮料,我喝酒,你妈妈不在,咱们今天随意一点,谈谈心。”

    顾景川为了不让孩子们油压力,也是煞费苦心,灯光都调的比较柔和。

    他朝顾梓安说道,“红薯,给你跟妹妹拆零食吃,饮料也拿起来,咱们先干一个。”’

    对于顾梓萌来讲,老顾如此温柔慈爱,是常态,但是对顾梓安来说,这就有点受宠若惊了。

    顾景川给自己倒了杯酒,又给两个孩子拿了可乐,“你们年轻人喜欢喝这个,打开,咱们干一个。”

    顾景川很体贴的给女儿拧开了瓶盖递过去,“红薯自己拿。”

    老顾已经有好几年没喊过他红薯这个名字了。

    从他上小学,就叫他大名,还是连名带姓一起叫那种。

    其他长辈其实是喊他红薯的,直到后来上了初中,他开始抗议,大家才慢慢改过来。

    可是像他外公和二外公,到现在还是叫他红薯。

    本来喊他小名令他感到很困扰,可此时老顾这么叫他,莫名觉得很亲切,父爱满满的感觉。

    顾景川端是红酒杯,跟两个孩子干杯,“一晃你们都这么大了,我这些年一直忙,忙到忽略了你们的成长,现在想想,很是惭愧,错过了陪伴。”

    顾梓萌抿了一口可乐,笑呵呵的说道,“爸爸。你没有错过我们的成长呀,你工作忙,我们学习也忙,平时我们一家还是经常在一起的,比起我姨夫,你在家的日子算多的了。”

    她子研姐姐经常说,她爸爸是挂名的,家里任何重要日子,她爸爸都不在家。

    说不在家吧,她爸爸好像每晚都回来,说在家吧,人家早出晚归,她和哥哥基本上没机会跟她爸见面。经常是问了她妈妈才知道,爸爸半夜回来过,早上又走了。

    顾景川摸摸女儿的头,“以后爸爸会尽量减少工作,多跟你们相处。”

    再不陪伴孩子们都要上大学去了。

    等人都成年了,有了自己的生活,想陪都会被嫌弃。

    顾梓萌挽着顾景川的胳膊,欣喜的点头,“谢谢爸爸,那明天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好。”

    顾景川和女儿说着话,见顾梓安拿着瓶可乐在神游,他问,

    “红薯,你怎么不说话?”

    顾梓安喝了口可乐,神色怪异的看着顾景川问,“老顾,你今天搞这么抒情,我有点不适应。”

    尤其他现在有事瞒着他们,所以心虚,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远离老顾,免得被发现端倪。

    偏偏这人今天非要跟他谈心。

    听闻儿子的话,顾景川更加无地自容,因为自己从未对他温柔过,所以,买点零食谈个心都不适应,。

    “慢慢就适应了。”

    顾梓安咧嘴一笑,一副善解人意的神态,“我觉得,您也够不容易的,做那么大生意,操的心也多,赚钱也是为了养我跟妹妹,您没必要因为忙而愧疚,我们都理解的。”

    “我也没问过你生意好不好,累不累?身体能不能吃得消,我这当儿子的,也不称职,咱们以后共勉吧,多陪伴,多交流。”

    顾梓安一番话,顾景川真的很感动,拍了拍顾梓安的肩,“小子,长大了。”

    顾梓安笑道,“那当然,我都成年了。”

    “哦,对,你成年了,成年了是不是就可以陪我喝酒了?”

    顾景川看着桌上的红酒,朝顾梓安问,“要不,给你来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