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我能神游亿万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人入境!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人入境!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我能神游亿万里 !

    “放肆!”

    面具修士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整个人向前一步踏出,来到了空中,头顶岩壁,整个人身上爆发出一股汹涌澎湃的威压,一下子镇压下去。

    这威压交织间,一下子震的他头顶上方的那一片岩壁湮灭瓦解,肉眼可见的是一团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浑圆虚象呈现。

    虚丹境!

    这戴着面具的男子赫然是一位虚丹境的存在!

    附近的不少筑基修士,都露出震惊之色,纷纷退让开来,一些修为弱的筑基,在这突然迸发的虚丹威压之下,都感到有些窒息。

    陈瑶也是一下子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只觉得仿佛一座山峰倾覆下来,直接就压在自己的身上,令她近乎要窒息。

    “你是哪个宗门的小辈,敢在此地闹事?”

    面具修士凌空而立,冷冷的看着陈瑶,没有任何动作,仅凭威压就已经震慑全场,将下方一切都压制。

    附近的其他筑基修士也都面色各异的看了过来。

    “那是谁?”

    “不认识……”

    “这拍卖会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背后好像是天宝阁吧。”

    一些筑基修士小声议论。

    天宝阁!

    虽然并非是一个宗门,但其势力却遍布无境十三域,背后是一尊存世已有八千载的古老真人,已经渡过七次道劫,号曰‘天宝’!

    便是无境十三域的那些上宗,对天宝阁也都有所忌惮。

    陈瑶竟然在这里闹事,哪怕是上宗弟子,也讨不了好去。

    天宝楼可是不会忌惮任何上宗的,就是上宗道子,敢在天宝楼乱来,被镇压了的话,也得背后的上宗真人亲自去天宝楼要人!

    而且。

    众人议论之间,都看到彼此眼眸中的疑惑,显然全都不认识陈瑶,不知道这个筑基修士是从哪个门派冒出来的。

    虽说无境十三域很大,筑基修士很多,没人能认识的了全部,但在这里聚集的修士们,也是各方各地都有,总该有人知道陈瑶来历。

    另一边。

    甄若烟看到这边的情况,也是心中暗暗发急,可仍然是完全无法动弹,浑身上下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只能露出深深的忧虑。

    然而陈瑶却并不惧怕,虽被虚丹境的威压完全压制,但仍然目无惧色,反而是一点点的仰起头,看向面具修士。

    “嘻,这就是虚丹境吗?”

    陈瑶这般轻松自若的态度,更让面具修士确信陈瑶来历不一般。

    但放眼整个无境十三域,纵然是那些君临着无境顶点的几位古老真人,也要给天宝真人三分薄面,陈瑶不管来自哪个宗门,敢在这里闹事,至少该镇压的仍然要镇压,否则天宝阁的威严何在?!

    见陈瑶不说来历,他也懒得问了。

    “本座池岢,天宝阁执事!”

    “不管你来自哪个宗门,敢在天宝阁规矩下闹事,那就别走了,让你背后的师长亲自来天宝阁要人吧!”

    面具修士冷然开口。

    接着。

    他便向前探手虚压,一股澎湃的真元化作一只大手,向着陈瑶直接摄拿过去,要将陈瑶直接擒下。

    附近的其他修士则都纷纷退让开来,避免被波及。

    虽然这里的诸多修士有不少也都来自各大宗门,但也没人愿意触犯天宝阁的威严,何况也没人认识陈瑶,不知道陈瑶是什么来历。

    然而。

    就在那真元大手眼看着就要落下时候。

    一声冷哼宛如凛冬的寒风,一下子就吹入了这巨大的溶洞当中,令溶洞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岩壁上流淌的水滴都一下子凝结成冰!

    将要落在陈瑶头上的那只青色大手,一下子就定格在了空中,然后轰然崩塌,化为破碎的真元在虚空中散开。

    “谁?”

    池岢面色一变。

    往四周看去,却并未寻见那一声冷哼的来源。

    场中的其他修士也都纷纷一惊,各自往四周看去,但也同样没看见声音的来源,更没看清刚才那一下破碎青色大手的是什么手段。

    但就在下一个瞬间。

    轰隆!!!

    一股撼动整个山岳的震动爆发,使得整个溶洞都为之晃动。

    有人惊骇看去,就见这山体内的巨大溶洞的一侧,一下子出现了一道横贯整个岩壁的裂痕,几乎将溶洞一分为二,并且还在蔓延。

    这裂痕向着两侧蔓延的同时,还在上下扩大!

    就好似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捏住了外面的整个山体,将那山体好像一个盖子般,硬生生的撕裂,并向上拔起!

    终于。

    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下,就看到这整个溶洞最终为之撕裂,上方的岩壁整个向上拔高,半截山体被拦腰扯起,显露出外界的蔚蓝天穹!

    在那蔚蓝的天穹上,只有一个人影御空而立,目光淡漠的望向下方,左手还在做着抓摄之状,然后随手往左侧一丢。

    那被掀起的半截山体,就这么好似一个轻飘飘的锅盖,往左边飞出了数千米,然后缓慢的向下落去,最终与地面接触。

    轰!!!!

    又是一阵震天动地般的轰鸣。

    尘埃汇聚成海啸般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狂涌,伴随着一股汹涌的冲击浩浩荡荡的席卷过来。

    溶洞里的那些修士,都是一片震骇,有人难以置信的看向天穹上的人影,忍不住失声:“真……真人!”

    搬山岳,

    填沧海!

    这是金丹真人才具备的无上伟力!

    虽然他们中有一些人,修为也到了虚丹境,距离金丹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之差就是天差地别,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是他……”

    有人心中震动。

    没听说真人已经进入无生域,那无生域现在存在的真人就只有一位,这个世俗王朝的那位天师,陈沐!

    “拜见真人。”

    有人深吸一口气并开口,并向着陈沐拜下。

    虽然陈沐这个真人出自于无生域,多半是因缘巧合才成就真人,相比起外域那些有道法传承的真人或许有不小的差距,但真人终究是真人,凌驾于众生之上,只要不成真人,在真人面前就只有下拜。

    不少修士都陆陆续续向着陈沐下拜行礼。

    陈沐却并未去看那些修士,只目光落向天宝阁执事池岢,平淡的道:“你说要她的师长到天宝阁要人,本座来了,你有何指教?”

    池岢的脸色有些难看,本以为陈瑶是外域哪个宗门的修士,没想到是陈沐这个无生域的‘土著真人’的背景。

    一位真人当面,就算再怎么样,也是真人,不是他能强硬顶撞的。

    “不敢。”

    池岢向着陈沐行礼,并低头道:“先前是晚辈口不择言,还望前辈勿怪,既然前辈来了,这位仙子可以自去……”

    陈沐淡淡的道:“不问罪了?”

    池岢垂首道:“不敢。”

    陈沐目光看向陈瑶,又转而落向不远处的甄若烟,他对甄若烟没什么印象,以前也没见过面,但还是能一眼辨认的出来。

    此时的甄若烟仍然被金色的绳索法器禁锢无法动弹,但勉强移动的视线看到天穹上的陈沐,眼眸中却是露出了一片仰慕之色。

    唰。

    陈瑶来到了甄若烟的旁边,尝试帮她弄掉身上的金色绳索。

    但一碰之下却是令绳索金光大放,闪烁起一道道符文,不但没弄掉,反而一下子收的更紧了,在甄若烟身上勒出了一片凹凸,让她忍不住‘嗯’了一声。

    没想到这法器这么难弄,陈瑶顿时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然后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外面天上的陈沐。

    “好,那瑶儿的事就到此为止。”

    陈沐淡然开口,说到这里,声音中骤然蕴含上了一丝冷漠,道:“那接下来再说说你们的事,擅自擒捉一位元天卫的镇抚使,还公然在此地售卖,可知道已违背了大元的法度?”

    真人境的威压荡开,一下子令天地间一片鸦雀无声,空气仿佛都凝结成了一块,也是令池岢脸色一阵变化。

    他想要推说不知,但在一位真人面前,根本不可能说得出谎言,当下只能微微咬牙,道:“我们天宝阁只负责交易,没有参与过擒捉之事,既然与真人相识,那便送还给真人。”

    “但你知道她的身份,知道这违背了我的法旨。”

    陈沐面色平淡。

    池岢一听这话,目光顿时变了变。

    外域真人入境之期将近,明面上还好,但暗地里已经有很多外域修士都开始无视陈沐这个真人的法旨了,像甄若烟被擒捉这种事,只不过是无数事件里面的一件小事而已。

    而且这种事可大可小,小了就可以化归于无,但往大了说,就是他违逆陈沐这位真人的法旨,藐视真人的威严。

    陈沐似乎想要拿这件事来重新立威,只是立威的对象却是选错了,他们天宝阁可不是什么能拿来杀鸡儆猴的鸡!

    “只要是能买卖之物,我天宝阁都来者不拒,公平交易,这是我天宝阁阁主天宝真人的法旨,请恕我只能遵守阁主法旨,陈真人若是对阁主大人的法旨有异议,可以找阁主大人商谈……”

    池岢站直了身体,并缓缓的开口。

    他不愿意得罪陈沐这个真人,是不想吃眼前亏,但陈沐一个很快就要自身难保的真人,要拿天宝阁立威,未免想的太多了!

    天宝真人可不是什么寻常真人,乃是一尊存世八千载,渡过七次道劫的‘华盖真人’,几乎已经到了真人境的顶点!

    纵然是无境的那些真人们,也没几人敢触犯天宝真人的威严!

    虽说他的确违背了陈沐的法旨。

    但陈沐想要找回这个场子,那也要触犯天宝真人的颜面!

    然而。

    陈沐听罢池岢的话,却只目光淡漠的扫了他一眼,旋即就一挥衣袖。

    刹那间天地色变,一股磅礴的伟力汇聚,化为一片幽光,好似天崩一般,向着池岢整个人落下,要将他一瞬间扫灭为飞灰。

    池岢骇然色变,一瞬间调动全部的真元,将自身掌控的法宝也都一下子激发出去,但仍然抵挡不住陈沐这随意的一袖。

    噗哧!

    无论是法宝还是道术,都被一下子碾压的崩灭破碎,最后整个人就这么噗哧一下,在那一片恢宏的幽光之下,直接飞灰湮灭!

    临死前他仍然还残留着几分难以置信,陈沐竟然敢杀他,敢杀他这个天宝阁执事,难道陈沐不知道得罪天宝真人的后果吗?!

    全场也是一片骇然。

    原本一些背景深厚,对陈沐也并不是太过在意的修士,此时几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陈沐的目光,都宛如在看一个疯子!

    杀了凌天宗道子那件事倒也还罢了,毕竟是凌天宗道子得罪在前,而在无生域传承道法也是可大可小,陈沐作为一位真人,若是最后带着那些修炼了道法的人离开无生域,去往外域,那也不算什么。

    可镇杀一位天宝阁执事,还是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无视了天宝阁的名号,堂而皇之的将其格杀,这可是真正触犯了天宝真人的威严!

    就连甄若烟也是微微瞪大眼睛。

    虽然一直是被囚禁,但她也隐约知道天宝阁的来历背景,本以为陈沐给对方一个教训也就罢了,没想到却是直接灭杀。

    而正当她瞪大眼睛看着陈沐的时候,陈沐却似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并不在意的放下手,然后看向甄若烟的方向。

    接着冲着她屈指一点。

    唰。

    一点白光从指尖迸出,落向她身上的金色绳索,只一个明灭,就让那金色的绳索一寸一寸的崩断破灭。

    “走吧。”

    接着陈沐一挥手,一束光席卷过去,直接就将甄若烟和陈瑶两人都裹挟着升上天空,然后三人很快消失在天边。

    只剩下场中,还一片死寂。

    过了许久。

    才有人吸了口气,望着陈沐消失的方向道:“这……这位陈真人,还真是谁都不惧啊……”

    “他是不是根本不知道天宝真人是何等存在?”

    旁边一人仍然还有些无法置信。

    “谁知道呢。”

    有人摇摇头,道:“但这么行事,就算他是真人,最后恐怕也难以善了……好像最多再有半个月,真人们就能进来了吧。”

    ……

    陈沐格杀了一位天宝阁执事的事,又很快传遍了四方,这是从三年前凌天宗道子被陈沐灭杀之后,又出现的第二件大事。

    引起一片哗然。

    无数人都难以置信,陈沐究竟有什么底气,在已经很可能要面对凌天真人的问责,要面对许多真人的发难的时候,还去得罪一尊华盖真人。

    不少人甚至猜测,陈沐或许只是凭借伪魂之力勉强破境的半个真人,而且已经控制不住伪魂之力,陷入半疯癫的状态了。

    而就在各方的议论中。

    半个月悄然而过。

    就在这一天,位于大元东面的虚天障,一些天地潮汐冲击的地方,原本就已经黯淡了少许的光幕,忽然又悄无声息黯淡下去一截。

    似乎无事发生。

    但就在大约一炷香之后。

    唰。

    一道人影从光幕中踏出,越过了虚天障,进入了大元境内。

    “终于进来了。”

    他目光掠向眼前那一片山河,缓缓的开口。

    伴随着的,是一股仿佛煌煌天威的一般的威压,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这威压,远远凌驾于虚丹之上,身体周围更是隐约有一缕缕金黄色的瑞气上下沉浮。

    外域真人,

    入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