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钧天图 > 第八章 人间不见李青莲

第八章 人间不见李青莲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钧天图 !

    阿遥已经睡着了,实在是镇山重夔的从头说起,说的太长太臭……很显然,后来的十四人最终应了墓主大人的要求,留守此地潜心修行,然后磨练境界杀王座。

    大妖重夔沉浸在自己的感受之中,似乎并没有发现阿遥苦苦支撑的瞌睡头,以及那不知梦到何事而流露出的奸邪笑容。

    只听大妖重夔自言自语说道:“正如墓主所言,子午井内的大阵被光阴消磨得厉害。我所面对的那位洞穴内的异族旧王座,早已变得疯疯癫癫。初见时,是空有枯槁的肉身和化劫境左右的杀力,人已神志不清,无法言语,且元神残缺损伤严重,也不知听不听得到、听不听得懂我的话。”

    “当然,从始至终,我都没和他说过几句话。”

    “我只想迅速破境,磨炼修为,找到迈入神引境界的门槛,然后打破子午井,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和他交手了十七次,打了十七次。惭愧的是,并没有一次占据上风。如果不是大阵束缚了他的自由,第一次交手的时候,我恐怕已经死在他的掌下了。”

    “好在墓主大人没有撒谎。这异族旧十四王座不愧曾是神引境界的强者,即使如今只有化劫境的修为,举手投足间和所施展的神通里,依然蕴含着只有神引境才能领悟的大道至理,三年以来,随着入井的次数增多,我似乎在冥冥黑夜里,看到了些许微弱的星辰之光。”

    “我应该已化劫境大圆满,并且触碰到神引境的门槛了,阿遥。”

    睡梦中仿佛听到呼唤的阿遥猛地惊醒,发现重夔依然在自言自语,并未注意到自己的憨态,这才稍稍放心。

    正要开口说话,阿遥突然想起前一句,脑中回荡依稀是‘神引境的门槛’之类的字眼,旋即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惊讶道:“你已经半步神引了?”

    大妖重夔瞪了高木遥一眼。

    阿遥悻悻地挠了挠头,嘿嘿笑道:“然后呢?”

    重夔继续说道:“大约数月之前,也是最近的一次交手。那位异族旧王座,貌似施展了一门威力极强的神通。”

    阿遥登时来了兴趣:“什么神通?”

    重夔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

    阿遥接了句:“废话!你若是知道,岂不是也成了异族?”

    谁知重夔突然话锋一转:“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那门神通,我思来想去数月,直到昨日见到释宗流……”

    阿遥露出疑惑的神色:“与释宗流有什么关系?”

    大妖重夔抬起眼眸,看着阿遥说道:“释宗流便是当年的帝御天,是也不是?”

    阿遥说道:“可以这么说。”

    重夔默默点头:“那门神通,像是帝御天的成名绝学,魔惩天!”

    ……

    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听雨而眠的暮凉城菩提道,有对母女撑伞而来。女子着一身红衣,身姿绰约,玲珑有致。她一手持伞,一手牵着只有四岁左右、个头堪堪过腰的纤瘦小姑娘。小姑娘也穿着红袄,扎着两个冲天辫,眼睛大大的,盯着关隧门头以浑厚剑气镌刻的三个大字,慢吞吞又喃喃地念道:“菩提道。”

    聪慧且可爱。

    姓洛名成雪,乳名小豆芽的小姑娘拉着安红豆的手晃了晃:“娘亲娘亲,我们到了。”

    持伞的安红豆第一次来到暮凉城,可瞧着城门处的三个字眼,没来由生出些许久违的感慨。好像冥冥中自有注定,她迟早都要踏足此地似的,陌生而又熟悉。

    安红豆摸着小豆芽的脑袋:“是呀,我们到了。小豆芽累不累?”

    小姑娘落成雪绽开笑脸:“小豆芽不累。娘亲娘亲,我是不是很快就能见到爹爹了?”

    安红豆微楞,旋即微笑道:“想爹爹了吗?”

    “想啊,很想很想。今天睡觉的时候,我还梦到爹爹了呢。他说他在暮凉城菩提道,他还说让小豆芽一定要乖,他还还说,他想娘亲了……”小姑娘落成雪满脸认真的神色。

    安红豆噗嗤笑了,葱葱玉指点了点小姑娘的脑门儿:“小鬼灵精,倒会哄娘亲开心。”

    ……

    今夜菩提道守关之人,共十六,由书院道师灵窍境界的应天率队。为防异族偷袭,每夜轮值当守,都已是常态。除此之外,菩提道里坐镇的化劫境高手,自是不怎么露面,通常都会在城头搭起的茅屋里休憩,时刻警惕着城西的动静。

    城门处

    有座简约的凉棚,应天正独自坐在木桌旁,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隐约察觉到什么,皱了皱眉看向雨中,瞧见一红衣女子持伞站在城外,还拉着红袄小姑娘。

    他刚要起身去询问究竟,忽听身后城内两声呼唤。

    “师母。”

    “小小师妹。”

    两声呼唤从雨夜街道的远方传来,柳十三跳了起来,使劲儿挥了挥手。应天自然能听出柳十三的声音,也看到南宫九走上前来。能让这两位出城迎接,并且被称呼为师母之人,又是红袍女子,其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应天匆忙起身,从凉棚木柱旁取了把油纸伞,迎着大雨走了过来。

    安红豆瞧见雨中应天迎面走来,微微施了一礼:“应师兄。”

    这是尊称,其实按照书院辈分,安红豆嫁夫随夫,该是应天师叔祖一辈。如今率先开口唤作师兄,着实让应天有点儿不知所措。

    他想了想,开口道:“见过洛夫人。”

    应天性子直,索性各论各的,脑子里闪过骆冰王、城主、主母、小师叔祖、安姑娘等一系列称呼,自觉无一合适,于是直接唤了句洛夫人。

    小豆芽也不甘落于母亲后:“应师伯好。”

    应天沧桑的脸上浮现喜悦的神色:“是小豆芽?都长这么大了,真好真好……”

    “师母。”柳十三跑了过来,然后在安红豆身前跪倒,“徒儿柳十三向师母问安。”

    “徒儿拜见师母。”南宫九也屈膝便跪。

    安红豆连忙搀扶,看了成熟许多坚韧许多的少年柳十三一眼:“都起来吧。”

    柳十三笑容满面,一手抱起小豆芽,满脸碎胡茬地贴了上去:“小豆芽,知道我是谁吗?”

    小姑娘落成雪机灵地躲开,伸出小手捂着柳十三脏兮兮的脸,抗拒地说道:“知道知道,柳二师兄,南宫大师姐。”

    众人被这一幕惹得大笑。

    ……

    夕拾纪三百六十四年。

    大梁城外。

    洛长风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李青莲三杯吐然诺,脱剑膝前横。

    这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