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生活系游戏 > 第六百零七章 我帮你(5000+二合一)

第六百零七章 我帮你(5000+二合一)

作者:吨吨吨吨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生活系游戏最新章节!

    第三次来聚宝楼时,江枫明显感受到这次聚宝楼内的客人数量比他第一次来时要多得多。

    二楼包厢内是怎样的情景他看不到,但单论一楼大堂上座率已经超过了5成,在非节日非休息日的情况下能出现如此巨大的改变,显然是昨天晚上的八宝栗香鸽起了作用。

    江枫甚至在大厅的小桌上看见了几个熟面孔,好像在昨天的葬礼上见过。

    很显然,即使孙继凯实话实说仍有食客不信邪,非要来亲花钱自尝尝看。

    孙茂才已经到了。

    他们一共才4个人,做一张靠窗的6人小桌足矣。可孙茂才偏偏选了一张最里边的最靠近后厨的大圆桌,得亏聚宝楼的上座率不高,不然服务员还真不一定给他这张桌子。

    走近之后,江枫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服务员肯给他这张桌子——孙茂才点了一大桌菜。

    江枫落座之后仔细数了数,包括凉菜在内一共13道菜,12菜一汤,小一点的桌子还真放不下。

    “许多年未曾和江师兄同桌吃饭了,估计江师兄过两天就要回北平,下次见面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当年还在聚宝楼的时候江师兄对我也颇为照顾,今天这顿饭便由我来请江师兄。”孙茂才一开口便表示这顿饭由他买单,然后才转头对边上的服务员道,“佛跳墙可以上了。”

    “好的。”服务台点头离开了。

    “我知道以江师兄的性子肯定是懒得打听聚宝楼都有哪些招牌菜的,若是点菜肯定也会按当年的习惯来点。这些菜都是这几年聚宝楼口碑比较好的菜,咱们难得来一趟便一顿都尝了吧,浪费便浪费一些大不了吃不完再打包带走,正好我还没想好晚餐该吃些什么。”孙茂才道。

    听孙茂才这样说江枫才开始细细打量桌上的菜,有不少都是昨天晚上吃过的,其中就有备受他和吴敏琪好评的清蒸鲈鱼。荔枝肉,鸡茸金丝笋,煎糟鳗鱼和蜜汁叉烧也在其中,新增了文昌鸡,生拆蟹肉烩海虎翅,一人一盅炖燕窝和一盘鲍鱼。汤是普通的萝卜排骨汤,两盘凉菜江枫昨天都尝过了,味道一般。

    “怎么挑了一张这么里边的桌子,外边不是还有大桌子吗?”老爷子问道。

    孙茂才挑的这张桌子确实是有些偏僻,是离后厨最近的一张,光线都不如其他桌子。

    “我在外边吃饭就是这个毛病,挑座位喜欢挑离厨房近的。就当是我的职业习惯吧,总想着离厨房近一些亲切些。”

    “原本我是想再添一道上汤焗龙虾的,毕竟师父在时这菜是聚宝楼的招牌菜,只可惜服务员说龙虾缺货这菜又售罄了。”孙茂才遗憾地道。

    “没什么好可惜的,他们估计也没那本事做出孙师傅的味儿。”老爷子将筷子伸向生拆蟹肉烩海虎翅,夹了一小筷子,把鱼翅当粉丝吃。

    “花里胡哨。”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评价。

    这菜江枫有点印象,价格昂贵,他没记错的话这是聚宝楼最贵的一道菜,单价远在佛跳墙之上。

    毕竟这好歹还有一盘,佛跳墙只有小小的一盅。

    这样想着,佛跳墙就上桌了。

    小小的一盅,若是江建康在三口便能下肚,还没揭盖,江枫就闻见了金钱的味道。

    佛跳墙这道菜江枫虽然没吃过但他闻过,先前他们家还没和李家认亲的时候,李教授曾托江建康做过佛跳墙。江建康为此还搭上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花雕酒,虽然成品不尽如人意但香味还是很成功的,至少江枫对那香味有些印象。

    入口,好吃。

    所以说江枫不知道为何这小小一盅佛跳墙居然要靠勾芡才能吃出各种食材都融合在口中的虚假的厚重感,但总体味道还是好吃的,至少高汤调的不错,基调是好的。虽然各个食材并不协调融合,但有这样出色的高汤打底就不会难吃,炖煮时间也够,是一份及格线左右的佛跳墙,就是价格贵了些,多了一位数。

    “偷工减料。”老爷子放下了勺。

    “确实敷衍了些,原先师父在的时候这佛跳墙都要用最好的食材来做,干鲍需要提前5天泡发,刺身要用最好的辽参,金钩翅也要用最上等的,就连坛子去烧窑厂专门定做。”孙茂才进行补充说明,“一坛佛跳墙要熬一天多,时时都得有人守在边上。那时哪位师兄被分到了守坛子,吃饭的时候连饭都要多吃几碗饭。”

    江枫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低头看了一眼碗中的佛跳墙,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不过如此。

    接下来的几分钟,老爷子就像是一位苛刻的美食点评家一样,把每道菜挨个尝了一遍,并且奉上了精彩的成语骂人。

    “敷衍了事。”

    “乱七八糟。”

    “一塌糊涂。”

    “难以下咽。”

    “误人子弟。”

    “……”

    “一无是处。”老爷子放下了筷子,开始进行总结评价,“也就那道清蒸鲈鱼还有些水平,其它的都是些什么糊弄人的玩意。”

    基本上老爷子每骂一道菜,孙茂才就要详细地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道菜会挨骂。

    “清蒸鲈鱼是邱富做的,我常听人说他是孙师兄最老实的一位弟子,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孙茂才道。

    在所有人都偷懒的情况下唯独他不偷懒,可见是个老实人。

    “他不是厨师长吗?菜做成这样也不管管。”老爷子昨天晚上尝过聚宝楼众位厨师正常发挥的水平,自然对今天这种极其敷衍了事的菜品更为生气。

    “我听别人说邱富虽然老实厨艺也不错,但不擅长人际关系也没什么威慑力,缺乏管理经验,不适合当厨师长。原先孙师兄还在时,他虽不常下厨,但也常常会去后厨所以厨师长一直都是他,邱富也是临时任命的。”孙茂才道。

    “聚宝楼的这些消息你倒是清楚。”老爷子道。

    孙茂才笑笑:“昨天晚上在酒店实在无聊,便托朋友帮我打听了些聚宝楼的消息。我那朋友是个消息灵通的,一晚上的时间便全都打听清楚了。”

    孙茂才的鬼话老爷子自然是不相信的,沉声道:“你真的想回来?”

    孙茂才收起了笑容一脸正色:“那是自然。”

    老爷子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仔细看了看这熟悉又陌生的酒楼:“这里可跟原先不一样了。”

    “泰丰楼重新开业的时候,可和江师兄记忆中的一样?”孙茂才反问。

    “泰丰楼是我家的。”

    “这里也是我家。”孙茂才道,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厨房大门,“我的事情江师兄再清楚不过了,父母死于水灾,家里亲戚不愿意养我就在外流浪做了小偷。最灵巧的便是这双手,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

    “那时我偷了聚宝楼客人的财物,被当场捉住逃跑时打碎了聚宝楼里的东西,原本被抓住了当场打死也不为过。师父却说我年纪小把东西还了打一顿就算了,打碎了聚宝楼里的东西没钱赔就去后厨当杂工抵债。”

    老爷子给自己舀了一满碗萝卜排骨汤,正大口啃着排骨,听孙茂才这样说随口接道:“我当然知道,当初把你逮住的人是我。”

    江枫:噗。

    “确实,其实我最该谢的人是江师兄你,若不是当年您跑得快力气又大,一把把我抓住按在了地上,没准现在我已经在监狱里关着了。”孙茂才道,“可惜现在没酒,若是有酒的话我定要敬江师兄一杯。”

    “别跟我扯这些虚的,我可没和你开玩笑。你想回来,人家肯吗?”老爷子继续低头吃排骨。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肯又如何?这些菜你又不是没尝过,就算你想管,你觉得他们肯放心让你管吗?”

    “所以得试试啊。”孙茂才笑道,“未来的事谁能想到呢,就像我和孙师兄都想不到江师兄居然真的可以有朝一日把泰丰楼买回来,重开之后生意还如此红火。”

    “就像当年我和孙师兄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会离开聚宝楼,几十年都不得回。”孙茂才轻声道。

    饭桌上的气氛突然凝固了。

    吴敏琪悄悄抬头在孙茂才和老爷子之间来回打量了一番,紧接着低下头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夹菜吃饭。

    作为一位吃瓜大户,她这些天悄悄吃到的瓜已经够多了,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些瓜。

    “枫枫。”吴敏琪用只有江枫能够听见的声音在他耳边小声道,“其实刚才江爷爷和孙先生的点评,你可以发微信告诉孙继凯。”

    “啊?”江枫一脸懵逼。

    吴敏琪指了指桌上的菜:“虽然江爷爷说的话有点不太好听,但他和孙先生的点评都是极为公道的。孙继凯如果想要整顿聚宝楼的后厨的话,这些公道的点评应该会成为他整顿后厨树立威信的一个好方法。”

    吴敏琪不愧是吴家酒楼的前任继承人,刚才江枫听老爷子骂菜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唉,爷爷又开始日常骂人了。吴敏琪想的却是孙继凯可以用这些话骂做菜的厨师骂回去。

    江枫觉得吴敏琪这个提议甚好,顿时拿出手机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发微信。

    具体的话他是记不清了,但是大致意思还是记得的。

    江枫:我和我爷爷,吴敏琪还有孙茂才现在在你们在店里吃饭。

    江枫:我爷爷说你们家的佛跳墙偷工减料,孙茂才先生说你们家的佛跳墙用料不严谨没有之前的好,说原先你家的佛跳墙要熬一天多……

    江枫:蜜汁叉烧……

    江枫:还有生拆蟹肉烩海虎翅……

    ……

    江枫一连发了十几条消息给孙继凯,却不知孙继凯此时就在后厨里。

    孙继凯原本是在检查各个食材是否有问题,他昨天晚上进后厨的时候看见案板上的菜就觉得不对劲,怀疑有人在食材进货方面动了手脚以次充好。

    抽查效果很明显,聚宝楼的食材就是有问题,普通果蔬还好,像是海参燕窝鱼翅基本上都是好坏参半。

    邱富是临时受命不会管事,想在他这里钻空子实在是太简单了。

    孙继凯正大发雷霆呢,就感受到口袋里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

    训完人之后孙继凯走进隔间里掏出手机,见发消息的是江枫,还一连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点开来之后映入眼帘的就是——

    乱七八糟糊弄客人,卖得还这么贵简直就是欺骗消费者。

    孙继凯:?

    骂我?

    仔细一看,发现不是江枫骂他是孙茂才和江卫国骂他。

    孙继凯是从下往上看的,看到最上面也就是第一条消息才发现江枫他们正在聚宝楼吃饭。

    孙继凯连忙回消息。

    孙继凯:你们在哪一桌?

    感受到手机振动,点开手机看消息的江枫:?

    恼羞成怒来打我?

    难道是我刚才表达的过于明确了,有点伤害孙继凯脆弱的心灵?

    江枫想了想,还是把桌子的号码发给孙继凯了。

    不过几十秒的功夫后厨的门就开了,孙继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瞧见了江枫他们,快步朝他们走来。

    走近之后,孙继凯二话不说先道歉。

    “江爷爷,孙师傅,对不起了。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没工夫管店里的事,导致店里乌烟瘴气的,做出来的菜也对不起客人。今天这顿饭由我来请吧。”

    老爷子没有说话,把发言的机会让给孙茂才。

    孙茂才露出了一个独属于长辈的温和的笑容:“今天这顿饭原本就是我请江师兄的,饭钱还是由我来结吧。家中有事店里的管理疏忽了也可以理解,只要日后有所改善就行。饭钱就算了,如果可以的话不妨送我一份八宝栗香鸽,昨天晚上吃的那种的。”

    孙继凯愣了一下,随即又看向江枫,有些尴尬:“昨天晚上的八宝栗香鸽其实是……”

    “我知道昨天晚上的八宝栗香鸽的勾芡部分应该是由江枫完成的吧。可我昨天晚上听江枫说这八宝栗香鸽的勾芡不是由你爷爷教的,而是你同他一起研究出来的,既然是一起研究出来的我相信你应该多少也会吧。”孙茂才温声道。

    孙继凯这下是真的尴尬了,虽然事实如此,但是……

    他真的不会。

    “其实我不会。”孙继凯苦笑,“虽然江枫的勾芡确实是和我一起琢磨出来的,但我现在依旧没有掌握勾芡的真正要领。后来爷爷也曾指点过我,却……”

    孙继凯摇了摇头。

    “我不如江枫。”

    这下换江枫和吴敏琪吃惊了,虽然孙继凯不如江枫是一个公认且无法改变的事实。但以孙少爷骄傲的性格想让他亲口说出这句话,却是一件极为难得且罕见的事情。

    “一点都不会?”孙茂才问道。

    “会一点,但始终不得要领。”

    八宝栗香鸽的勾芡需要靠悟,孙继凯这些日子一直没法专注于厨艺,自然没时间去悟,也没机会捅开最后一层窗户纸。

    “你可以试试。”孙茂才道,“不要有心理压力。毕竟我之前一直无缘一尝,你爷爷亲手做的八宝栗香鸽也不知具体的味道是怎样的。只是昨天晚上尝了两份觉得非常惊艳,所以今天想再吃一次。”

    孙继凯还是有些犹豫,他的勾芡技术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说会一点就真的只会一点。

    由他负责勾芡成品或许会比店里卖的要好上一些,但同江枫所做的比起来差远了。他不想让孙茂才失望,毕竟,他还有事要求孙茂才。

    他现在就像是一件等待招商引资的产品,他只想给投资商看见产品好的一面,尽力想把不好的那一块藏起来。

    “今天中午的八宝栗香鸽已经全部售罄了,如果你想尝的话得重新开始做,大概需要……”孙继凯想委婉地拒绝。

    “我可以等,我订的是后天返回的机票还有些时间,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在聚宝楼里多呆一会儿。”孙茂才道,算是把孙继凯的路给堵死了。

    就在孙继凯要松口答应的时候,江枫开口了。

    “如果孙师傅真的想吃的话,不如我再帮忙勾芡一次吧。”

    给孙老板打白工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

    “这样自然最好。”孙茂才笑道。

    孙继凯松了一口气。

    江枫走到孙继凯身边,小声问道:“我进去是不是应该换身衣服,毕竟现在是正式营业。”

    孙继凯点头:“我让人去给你拿。”

    说完便唤了一位服务员去给江枫拿一件适合他尺码的后厨员工工作服。

    去仓库里找衣服需要些时间,江枫就拉着孙继凯坐下,让服务员又添了一双碗筷让他尝尝自家后厨做出来的菜能有多敷衍。

    有老板在和没老板在时的差距有多大。

    “对了,这么长时间你勾芡还没摸到要领吗?”江枫好奇地问道。

    孙继凯摇摇头:“回来之后爷爷教了我很多,但后面出了一些事情,我一直没怎么练厨,荒废了。”

    “先前练的时候也一直不顺当,虽然你说温度是关键但我总找不到感觉。爷爷在的时候在旁边指点一下还稍微好一点,现在爷爷不在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感觉。”孙继凯叹了一口气。

    “多练练吧。”吴敏琪道,“枫枫的勾芡就是练出来的,他现在做的比你刚走的那段时间好多了,都是量堆出来的。”

    江枫的八宝栗香鸽在这段时间里能有所进步,全靠王秀莲同志压榨亲生儿子。

    孙继凯点头:“我知道,爷爷也是这么说的。只可惜我悟性不够始终差把火候。”

    江枫看了一眼老爷子,见他正在低头吃菜好像没有关注他们这边三个小辈的谈话,道:“我爷爷之前说要在这儿多待两天,估计是要见一些朋友。反正这两天我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过来教教你。”

    孙继凯一愣。

    “这道菜是你爷爷教我的,按理来讲应该是你们家的菜,结果现在变成了泰丰楼的招牌菜,我这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没准我能看出来哪里有问题给你说一下就通了呗,自己瞎琢磨多慢呐。”

    你又没有挂。

    江枫把最后一句咽在了肚子里。

    孙继凯笑了:“谢了,晚上请你吃饭。”

    “找一家有上汤焗龙虾的店请,来了你们家店三次都没吃到上汤焗龙虾。我这难得来一趟,好歹你得让我把这道名菜尝一下呀。”江枫笑道。

    “一定。”

    “最好是一家佛跳墙做得正宗的店,我还没吃过正宗的佛跳墙呢。”吴敏琪补充道,借机趁火打劫。

    “放心,肯定给你找一家正宗的。”孙继凯一口答应下来,“比我家现在做得好的。”

    正说着,孙继凯突然抬头想要站起来:“好像衣服拿过来了,我带你去更衣间吧,我正好也要换身衣服。”

    江枫起身。

    “叮,完成支线任务【美好回忆】,获得任务奖励:【孙茂才的一段记忆】【孙茂才的一个记忆片段】。”

    游戏提示音突然在江枫脑海中响起,江枫下意识地看向孙茂才。

    孙茂才也在看他们,看他和孙继凯。

    孙茂才脸上带着笑,眼角也洋溢着笑意,眼神却有些空洞,仿佛在透过他们看其他的什么人。

    可能是在看他自己。

    可另一个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