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 第928章 他说他叫零

第928章 他说他叫零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你是我的念念不忘最新章节!

    许橙橙回头一看是薄书砚。

    她还以为他走了。

    其实没有。

    他在楼下医院空闲处抽了根烟,坐了会儿,结果就看到许橙橙在前台争执了起来。

    许橙橙心里说你懂什么,然后跟医生说:“医生啊,拜托了,我真的有事, 让我出院吧!”

    “你这身体情况不适合出院。”

    许橙橙无奈说:“那我先出院,明儿再来找你拿住院声明,就当我在医院住一晚了。”

    医生:“……”

    最后争执的结果是医生让许橙橙出院,也帮她开了住院单,方便她报销。

    明显的,许橙橙这身体不适合出院。

    但是既然她心意已决,就不再坚持。

    薄书砚对许橙橙说:“你要回去是吧,我送你。”

    他脾气秉性素来随和,也不怎么爱替人拿主意。

    向来他只是旁观者,能帮会帮,如果别人不领情,那么下一次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如今对许橙橙,都有些越界了。

    真是谢谢他的好意。

    许橙橙没有拒绝。

    在车上的时候,她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想了想自己的筹码,觉得自尊啊那些什么的跟她爸的命闭起来还不算什么了,她问:“薄教授,我可以问您一件事吗?”

    这声薄教授叫的薄书砚心里一丝异样。

    “你说。”

    “您是经济学教授对吗?”

    “是的。”

    “那你很懂投资?”

    薄书砚轻笑:“你想投资?”

    “不是我,是我爸。”

    “哦,伯父想投资什么?”

    “他前阵子被朋友忽悠买了金融理财,结果全亏了,所想我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减少损失,然后下次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可以报案的。”

    “报了,但是没有立案。”

    “所以你最近是在烦恼这些事?”

    “嗯,那可是我爸的养老钱啊,愁死了。”许橙橙说:“那是他们攒了一辈子的钱,突然之间都打水漂了,几十万啊!”

    几十万对薄书砚的能力来说并不是个大数字。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确是一笔不菲的钱。

    薄书砚说:“我先送你回去,等会你给我具体信息,我再给你我的意见。”

    许橙橙点点头,过了会儿说:“我该怎么报答您。”

    薄书砚笑了。

    他觉得这女人真的拎得清,什么事都讲究有来有回,从不轻易占人家便宜。

    莫名地,他想起了那夜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哂笑:“你有什么?”

    许橙橙窘迫。

    她没有什么。

    那天唯一有的,被他拒绝了。

    好半晌她说:“我不知道,你要什么。”

    这算是一个很诚恳的答案了。

    薄书砚笑了笑,没再说话。

    他要什么?

    一段刺激的感情。

    这些年轻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了。

    那么他要些什么呢?

    说出来也许有些羞耻。

    他想好好谈一段恋爱,是真正的基于感情的,而没有掺杂着复杂利益的。

    他有过很多次恋爱,长的没有,短的很多,基本上都是基于感官上的刺激,很少涉及到精神层面。

    ————

    江亦琛十三号这天在斯德哥尔摩出席了生物科技的论坛会。

    当晚来的都是医药界的大拿,甚至有好几位诺奖的获得者。

    这次论坛的主题是针对神经方面的,研究记忆衰退。

    外面有记者蹲着,这次的内容是公开的,有现场转播。

    在这场论坛会议结束之后,江亦琛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纯英文发言。

    江亦琛会流利的英文,日本平常交流也没啥问题,暹罗语也会一些,这得多亏他当年在棉兰混,岛上来自五湖四海的人都有。

    彭达提万一家都是说英文的,偶尔会夹杂一些暹罗语。

    夜间的时候,还有一场秘密的会议。

    这完全就是处于严格保密的状态。

    参加会议的科学家共有四位,每一位都签了保密协议,因为涉及到了大量的专业知识,暂时没找到好的翻译,江亦琛自己研究了很久的文献,亲自上阵和这些科学界的大拿对话,真是有够努力的。

    江亦琛表明了自己太太目前处于记忆缺失的状态,而且这一状态很有可能持续很久,这样的话她本人就处于一个不稳定状态,而且记忆想比以前也衰退了很多。

    甚至于第二天的时候记不清前一天发生的事。

    经常需要他提醒,他经常会在书房的桌子还有客厅的冰箱上面贴备忘录。

    所以,他希望就是,有一个团队,他会给予最好的资金支持,需要他们在神经科与记忆这一方面做研究。

    江亦琛开出的条件十分丰厚。

    这些医药学家无法几乎无法拒绝。

    但是江亦琛有条件。

    这一切需要保密。

    完全的保密。

    这可能涉及到法律上的灰色地带。

    希望他们能够明白。

    当然江亦琛笑着说:“他们接受的话,自己会保护好他们的人身安全,如果拒绝的话,可能这方面他就不太能顾忌的到。”

    四位科学家们面面相觑。

    当然江亦琛也没有逼着他们立即表态,给了他们时间思考。

    但是江亦琛那一番威胁的话都说出口了。

    这帮人思考的时候内心不由自主的就会恐惧一会儿。

    这场谈话之后,江亦琛回到酒店。

    彼时已经是夜里十点。

    这个点儿,顾念早就已经睡了。

    难得的是,顾念今天倒是没有给他发消息。

    听说是她今天陪着许橙橙去医院了,估计太忙了。

    江亦琛算了算时间,他这边要做的事情差不多做完了,关于这些医药学家是否愿意,还需要后续的沟通,总之他的条件都已经清楚明白的写明白了。

    宴西问他要不要买机票回去。

    江亦琛说买吧。

    宴西于是选了十五号的机票。

    但是他心里面其实有些失落。

    因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

    他来瑞典这件事,没有瞒着,几乎国外重要的媒体都播报了一遍。

    只不过,他的意思不在于此。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陆湛的下落。

    总觉得,陆湛会对这些有更多的了解。

    他正想着。

    宴西说:“江总,前台说有人找您。”

    江亦琛愣了会儿:“谁?”

    “他说他叫零,很奇怪的一个名字。”

    江亦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