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婚后忽然得宠 > 154 霍总:看着你,就动心(节日有礼)

154 霍总:看着你,就动心(节日有礼)

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婚后忽然得宠最新章节!

    “逢场作戏而已!”

    楚备笑笑,搂着她的小细腰轻声说了句。

    霍星望着他那样子,不自觉的又委屈的掉下眼泪来,心想你口口声声说这辈子就喜欢我这一个,却又跟别的女人去逢场作戏吗?

    但是转而,想到霍澈就在旁边,立即又垂了眸,只是脸上的委屈一时化解不掉。

    徐毅成看着他们俩面不和,心也不和,不自觉的也垂了垂眸:“你们大概有事说,我在这里没问题吧?”

    楚备:“徐总在这里能有什么问题啊,都是星星的哥哥,也就是我哥了,而且我来找霍总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无非就是我们那点事,你们都有通天的本事,应该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徐毅成这次倒是没再开口,只是稍微抬了抬眸子,转而看向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男人。

    霍澈听完这话,看着自己杯子里的茶:“有话就说。”

    “我只要来确认这件事跟你无关,你别怪我这么想你,当初向家是怎么突然宣布破产的,我们在座的心里都很清楚,若不是你在背后让那些银行家给向家下了最后通牒,又不准他们给向家再批贷款,恐怕向家现在还在挺着。”

    楚备看霍澈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他楚备更是个爽快人,最讨厌别人背地里跟明里不一样,所以就直接说了心事。

    霍澈这才抬了抬眼,浅浅笑着与他对视。

    “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哥对楚家做了什么是吗?这绝不可能的。”

    霍星听着楚备质疑霍澈的时候就已经不高兴了,等他说完,看霍澈那表情,她下意识的就将楚备往旁边一推,随即冲着他喊了声。

    楚备心痛的笑出来,歪着身子在沙发里看着自己老婆向着别的男人,只得笑着说:“老婆,你站在哪边呢?”

    霍星顿时惊了惊,随即更是羞臊的站了起来:“哥,你倒是说句话啊,楚家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有你插手的。”

    霍澈没看她,只是被茶水的温度熏的湿润的指尖轻轻地抚着杯沿,然后在徐毅成跟楚备的注视下才说了声:“这件事我的确听说了,不过我没理由那么做。”

    “没理由?上次我灌向暖酒的事情,就是理由,你一直怀恨在心。”

    楚备嘲笑了声,直接指出自己的猜测。

    “那件事我的确一直耿耿于怀,不过我之前不是已经做过事了吗?”

    向暖被楚备欺负的第二天楚家就失去了一个价值几亿的大单子。

    楚备……

    “我一直以为楚总跟我们小霍太已经握手言和,难道是误会?”

    霍澈看着楚备怔愣的眼神又问了句。

    楚备……

    “握手言和?”

    霍星更愣了,霍澈跟楚备的事情她还没等弄明白,楚备跟向暖握手言和又怎么可能?霍星扭头看着楚备:“你们俩怎么可能握手言和?”

    楚备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若有所思的看向霍澈:“霍总误会了,我跟小霍太是井水不犯河水。”

    霍澈这次倒是没再反驳什么。

    徐毅成看了会儿,觉得现在在这里最可怜的,大概是霍小妹。

    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楚备咽了口口水,站了起来:“既然这事跟你无关,那我就不多打扰了,老婆,我们回去吧。”

    “你先把话说清楚,你跟向暖之间,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霍星早就怀疑了,只是没有证据。

    楚备咬定了向暖流产的事情,向暖也没有否认,但是所有人做的事情都告诉她,向暖就是没有流产,甚至有朋友说这两天看着向暖的肚子好像比之前大了些,一个流了产的女人怎么可能整天外出?还大肚子呢?

    “我能瞒你什么?别在这里闹,让两位大哥看笑话不是。”

    楚备去拉她的手,霍星却立即甩开了:“他们都是自己人。”

    “你是说只有我是个外人?”

    楚备再次寒心。

    “我看是瞒着我什么吧?”

    霍澈端着茶杯搁置在自己腿上,敏捷的眸子看向站在那里吵架的两个人,冷鸷深邃。

    霍星突然头顶像是遭了一道雷劈,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里。

    霍澈那锐利的像是要看穿她的心事的眼神吓的她不敢再乱说一句。

    楚备看她那样子,虽然生气但是还是拉住她的手:“走,我们回去再说。”

    霍星这次没再甩开他,乖乖的跟他走掉。

    办公室里再次静下来的时候,徐毅成看着霍澈:“看来霍小妹什么都不知道。”

    “大概只是不确定而已,向暖最近丰满了点,很快便瞒不住了。”

    霍澈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宇间明显的明朗了许多。

    徐毅成笑了笑:“我们家徐太太也快生了。”

    霍澈眉头皱了皱,淡笑不语。

    徐毅成也笑了笑:“我只是随便说说!”

    绝不是跟你比幸福度。

    “不过霍星要是知道向暖好好地,不知道会不会跟楚备离婚,看楚备那样子,我真怕他受不住霍星,万一不等霍星说离婚,他自己先开了口,那可就,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了。”

    徐毅成提醒他。

    “他们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明知故问,霍星的眼一直在你身上,你别跟我说你没发现。”

    霍澈倾身把茶杯放在桌沿:“那也是她的事情,与我无关,我的眼,只在我自己老婆身上,另外,最近就打算搬了。”

    “最近?这么快?”

    徐毅成倒是震惊了一下。

    “嗯!原本是打算等她肚子再大些,不过霍星在自己阳台摆了架望远镜,我怕再待下去,向暖没疯,我先得去把她家给砸了。”

    “……”

    徐毅成还真没想到,霍星会做到那么极端。

    “爱而不得,她大概得很多年才能放下,这还得她跟楚备感情好的情况下,如果向暖能跟她做朋友,你觉得……”

    “别乱出主意,向暖跟她不是一类人。”

    “我当然知道她们做不成朋友,我只是觉得,小霍太能放下前任肯定是有些独特的见解,如果霍星也能有这种见解……”

    “你茶喝够了是吧?”

    霍澈拧着眉头看着他不急不缓的问了声。

    “呵!算我说错!”

    “什么是算?”

    “就是我错!”

    徐毅成端起茶来:“我自罚一杯,然后赶紧从你眼前消失行了吧?”

    霍澈这才不再跟他计较。

    徐毅成却是临走前又忍不住到他身后在他耳边问了句:“你该不会一直放不下温之河吧?”

    “滚!”

    霍澈稍微侧身过去,微微一笑,提醒。

    “得!”

    徐毅成点点头,赶紧滚!

    毕竟他再不滚的话,很可能跟霍总在办公室干起来,大家都是要脸的人,挂了彩从这儿走出去的确不好看,传出去也不好听。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他出去后,那夫妻俩竟然还没走,霍星跟楚备在停车场冷战的样子,看到他出来,霍星立即提腿走到他跟前去:“毅成哥。”

    “怎么还没走啊?”

    徐毅成被她这一叫叫的心里有些犯难,沉着声问了句。

    “毅成哥,你肯定知道向暖到底流产没有对不对?”

    霍星执着的问他。

    徐毅成觉得今天的太阳有点大,也快到午饭点了,他赶着回去陪老婆大人吃午饭呢,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眼站在旁边丧着脸的楚备,叫了声:“这事楚总应该很清楚啊。”

    楚备这才回了回头,然后走过去:“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既然这么不信任我,为什么不在霍澈办公室的时候直接问霍澈呢?”

    霍星看着他,随即委屈的掉了两颗眼泪,点点头:“你说得对,我是该去问我哥。

    霍星说去就走,徐毅成看着楚备气的快晕过去了,竟然还站在那里没动,不自觉的笑了笑:“楚总这又是何必,反正人已经得到了,告诉她实话又怎样?”

    “告诉她实话,然后她再让我去杀了人家肚子里的孩子?她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但是我没有。”

    楚备忍不住反问他一句,之后又吐槽。

    “这话说的倒是很有道理。”

    徐毅成点点头,说着便走了。

    楚备也烦躁的上了车,只是徐毅成的车已经走了,而他的却一直停在那里。

    霍星又回到楼上,张伟安看着她后忍不住心往下沉了沉,看她气势冲冲的,虽然不愿意与她冲突,还是走上前去:“霍小姐,我们老板已经去开会了。”

    “开会了?这么快?”

    她前后走了才没几分钟。

    “是的,徐总也已经走了!”

    张伟安说着又提起徐毅成来,霍星站在那里想着在楼下遇到徐毅成,倒是信了,只是忍不住赌气:“我在这儿等他。”

    张伟安又看她一眼,心想,那不是要穿帮?

    “要不这样吧,霍小姐要是有什么事,不妨先告诉我,待会儿老板散会,我会亲自转达。”

    “你亲自转达?我们兄妹之间的事情,你怎么亲自转达?只是一个秘书而已,真的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吗?”

    “……”

    “我之所以能跟他无话不说,只是因为我是他妹妹,你是什么?”

    霍星早就看张伟安不顺眼了,如今他身侧的助理又是她当初的助理,所以霍星看着那个女孩后,更是对张伟安不客气了,而那个女孩也只在低头工作,并不敢多说什么。

    张伟安却是大度的笑了笑:“我的确没办法跟霍小姐比,不过我自信我不会做的比霍小姐差,否则我应该也早被开了吧?”

    “你……”

    提到这件事,简直就是往霍星的心窝子上捅刀,霍星仰头看着他,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男人,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霍小姐如果愿意等那便等好了!对这里你比我更熟,我就不多招待了。”

    张伟安说完又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坐下,正好电话响了,他便接着电话进了老板办公室。

    霍星的眼神看着他的方向,在他进了办公室后转身看向那个小助理:“霍总在对不对?”

    “霍总真的在开会!”

    助理不敢看她,低着头很认真的说了声。

    霍星是那种初见的时候给人留下很好印象的人,她总是温温柔柔的,笑起来还特别甜,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她性格很奇怪,很有豪门大小姐的范,并不是她们这种小人物好靠近的,所以后来霍星再怎么跟她好说话,她也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张伟安从里面出来,走到霍星面前:“霍总叫我问你一声,你回来是为了小霍太的事情吗?如果是,他让我问你,小霍太上次被人下毒,可跟你有关,想好了再决定要不要进去见他。”

    霍星不敢置信的看着张伟安,随后脸色煞白。

    没过几分钟,她就流着泪离开了。

    小助理看到她离开后忍不住低声问张伟安:“张秘,不会霍小姐给咱们小霍太下毒吧?”

    张伟安扫了她一眼,只低声提醒:“好好干活!”

    小助理意识到自己话多了,便乖乖的点了下头,又继续工作。

    霍澈给向暖打电话的时候,向暖已经跟如思在外面见面,如思是个在家闲不住的,也能一个电话把向暖叫出去。

    向暖接着霍澈的电话,如思的手机也响起来,是徐毅成的电话。

    俩女人对视一眼,然后互相压低了声音:“跟向暖在一起呢!”

    “跟如思在外面吃饭,嗯,知道了!”

    向暖轻声说完就挂了电话,如思也赶紧的挂了,对向暖说:“没想到徐总是个这么粘人的,早知道就不嫁给他了。”

    向暖笑了笑:“早知道的话,大概就错过了一个好老公吧?”

    如思听着也不反驳,毕竟,徐毅成对她来说,是个意外的收获。

    原本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

    坐在椅子里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叹了声:“这样说也没错,不过你还不是一样?差点就错过了霍总?”

    向暖看她一眼,不说别的。

    因为如思肚子已经很清楚,所以她们吃饭的时候都会选择比较隐蔽的角落,或者单间里,今天就是单间。

    如思点了很久没吃的糖醋小排,嘟囔着:“在家里被管的简直如同坐牢,整天清汤寡水的,只要是见了颜色的食物啊,唉,我甭想多吃一口。”

    “那你来这里吃,可以吗?”

    “我就吃一点,有什么不可以的?”

    如思不高兴向暖也这么紧张。

    两个人点了四个菜,两荤两素,要了鲜榨的果汁,不过吃的时候,向暖还是将小排放到了她自己那边。

    如思忍不住皱起眉头:“喂,你可别跟徐家人似的那么管我啊,我会疯的。”

    “再疯也就俩月了吧,再忍一忍,吃两块。”

    向暖通情达理的讲。

    如思忍不住嘟着嘴:“早知道就不叫你了,还不如我自己出来悄悄吃。”

    “你自己出来的话,你吃得下吗?”

    爱热闹的人,自己吃饭,怎么吃都没胃口。

    如思撇了撇嘴,然后挑了块好的先放到盘子里:“既然你说的那么有道理,那你也少吃一点啊,这里面可是放了很多作料的。”

    “知道了!”

    向暖无奈的笑起来,对对面坐着的女人,她是真的没办法。

    “你那个婆婆,还找你的麻烦吗?”

    吃了会儿,如思问她。

    向暖听着,忍不住笑了声:“人家也没把我当儿媳妇,就别婆婆不婆婆了,我看这位吴女士呢,是怎么看我都不顺眼,今天不找茬,明天也得来恶心恶心我,不过无所谓,习惯了。”

    “你倒是适应的很快,不过这个吴秋曼真的很恶心,你说她怎么会想要霍星嫁给霍澈呢?霍星又不是她亲女儿。”

    “大概是因为从小在她身边长大的关系吧。”

    向暖回。

    “嗯!我听徐毅成说,以前很多人去霍家给霍星提亲,吴秋曼都说孩子还太小,后来索性就说有了喜欢的人,再后来更是传出霍星中意同住一屋檐下的哥哥的说法,你知道怎么传出去的吧?”

    如思看着向暖问道。

    “不是霍星自己传,就是吴秋曼吧,也找不出别人了。”

    向暖想了想,说道。

    “你对你公公,好像很信任啊!”

    如思有点不明白了,明明霍宾白也找了向暖不少麻烦。

    向暖听到这句话倒是笑了笑:“他是霍澈的父亲,他们父子很相似的,你没发现吗?”

    如思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外面人看,他们父子好像已经不和,实际上并没有的。”

    向暖又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所以,他们是在跟某人作秀吗?这也太狠了吧?”

    如思疑惑的问她。

    “也算不上作秀吧,不过我发现的时候,也跟你一样感觉,不过你不觉的,破坏他们父子感情的人,更可恨吗?”

    向暖加了点鱼肉放到自己碗里,吃之前又停下筷子望着如思问了句。

    如思想了想:“吴秋曼啊,她是挺可恨的,不过我最讨厌的还是霍星,那个扫把星听说买了你们旁边的房子啊,这操作也太骚了吧?”

    提起霍星来,向暖只勉为其难的耸了耸肩,然后夹起那块鱼肉来送到嘴里慢慢的品尝着,入口即化,很不错。

    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两个人下意识的往外看了眼,随即看到门被从外面推开:“听说小霍太在这里吃饭,可以聊聊吗?”

    是王湘云。

    如思不是很熟,向暖请她进来后又重新介绍了下:“王湘云,我们同行,还记得吗?”

    如思立即想了起来,稍微点了下头:“你好!抢订单毫不手软的女魔头。”

    王湘云走过去站在她们俩旁边左右看了看,如思坐着,衣服塌下去,肚子凸起来很明显,她一眼就看出来了,向暖嘛,还不明显,不过小腹比之前高了些,所以她含笑的看了看她们,才说:“我算什么女魔头,你们俩才是当之无愧的女魔头,C城最有钱途当两个男人,被你们姐妹收入囊中,现在又全都怀有身孕。”

    如思听着怀有身孕,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小腹。

    向暖刚请她坐下,门又被人从外面敲响,有个穿西装的男人走进来:“徐太!”

    如思听着回头:“哦,朋友,没事!”

    王湘云心想,怪不得她进来的时候有四个人在卡座那边一直盯着她,原来是如思的人。

    王湘云有点心惊的摸着自己的心口:“大明星就是不一样,出来吃饭还带着保镖呢。”

    如思笑了笑:“江湖险恶,你这么聪明肯定会懂的。”

    王湘云点点头,也听说了点。

    向暖问她:“今天在这里见客户?”

    “是啊,刚谈完,那老东西灌了我三杯白的,幸好我练出来了,不过我们言归正传,我找你其实还是那件事,你要不要再认真考虑考虑,你们俩现在还在一起干多不方便啊,来我这里,还是之前说好的,算你是合伙人之一。”

    王湘云看着向暖,立即就认真起来。

    向暖笑了笑,“你倒是一点也没变,不过你知道的,现在不是时候,而且就算我跟温之河散了,我再到别的公司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向暖之前想了很多,包括她跟温之河这对拍档解散之后。

    “别这么肯定嘛,在哪儿干不是一样干,当然,你现在有老公当靠山,不用再像是以前那样拼命了,可是你到了我们公司,就算坐在那里整天喝茶看电影都没问题啊,我们有小霍太这个名,便知足了。”

    王湘云以前想要向暖加入自己,是因为向暖的能力,但是现在,她真觉得向暖就是个宝,即便她什么都不干,但是霍家家大业大,向暖让霍澈帮着说句话,那他们公司,可不就是可以少奋斗十年。

    “不一定的,现在我跟温之河的公司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若不是我,大概他们也不用在南方混饭吃了。”

    向暖笑笑,想到自己的公司里,心寒。

    “你这么说就不好了,谁都知道你们公司遇阻是因为温之河是你的前男友,到我们这里来,又没前男友的。”

    王湘云立即反驳了她。

    向暖低头笑着叹了声,又跟她说:“只要有我,前男友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王湘云无奈的看着向暖,笑了笑,又看如思:“你朋友真的很固执。”

    “她不固执就没今天啦,你也看不上她的。”

    如思自然替向暖说话。

    王湘云摇了摇头:“那行,那我也不打扰你们姐妹吃饭了,只一样,要是真的迷茫了,不妨来找我,可好?”

    “一言为定!”

    向暖站起来答应她,然后又送她出门。

    再回来的时候如思小声问她:“这个女人一直想挖你吗?”

    “之前有过一两次。”

    向暖想了想。

    “看得出来,眼光挺独到的,有你在他们公司里坐镇,不怕没生意,只是,你真的要跟温之河散伙?”

    “等公司稳定了再说吧。”

    向暖坐下后又拿起筷子,但是菜好像有点凉了,她便没什么食欲的放下了筷子。

    如思盯着她,忍不住又问她:“温之河知道你想跟他散伙吗?”

    “知道,我之前提过。”

    向暖点了下头。

    “因为霍澈?”

    如思又问她。

    向暖笑了笑:“我发现你怀孕后好奇心更重了。”

    “你少转移话题了,肯定是因为霍澈吧,温之河大概要被你伤死了,不过他也是活该,谁让他不知道好好珍惜,本来是他的老婆,现在却成了别人的。”

    如思一吐槽温之河,就有点停不住。

    向暖看着她,想了想,对她说:“其实并不全是他的错。”

    “到现在你还帮他说话?”

    如思心想我就知道你对他还有余情。

    “我没有帮他说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不算是称职的伴侣,那天霍澈说喜欢我在他面前穿那件连衣裙,我才突然想起来,我跟温之河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来没想过对方喜欢什么样的东西,除了工作便是工作,以为一起奋斗,共同患难,就是爱情了,这怎么能算是爱情呢?这分明就是合伙搭档。”

    向暖缓缓道出自己的想法,如思听着,也沉默了会儿。

    “这我倒是早有感觉的,你们俩的心思全都在公司了,唉,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不够?”

    如思叹了声,突然觉得,或许都是命吧。

    “嗯!大概就是命运吧。”

    向暖答应着。

    “怎么突然感觉怪怪的?初恋会不会格外不同?”

    如思感觉自己心口有些堵得慌,忍不住又问了向暖一句。

    向暖抬眼看着她,半晌没有回上话来。

    初恋,与众不同吗?

    或者吧!

    但是再怎么与众不同,还不是过去了?

    没能坚持到最后,就不算与众不同。

    “不是吗?跟温之河在一起的感觉,跟和你老公在一起的感觉,是不是不一样?很难比吗?”

    如思又好奇的问她。

    向暖想了想,对她讲:“一个是老公,一个是前男友,怎么会一样?要问我他们俩有什么不同,一个给了我家庭,一个给了我信心,你说怎么比?”

    如思……

    “要是没有温之河,就没有后来在猎头界大家都知道的向暖,要是没有霍澈,也没有回归家庭的向暖,你说怎么比?”

    “那,就只能看家庭跟事业哪个对你更重要了!”

    如思想了想,觉得向暖说的很有道理,是没法比。

    但是要问一个从小渴望家庭温暖的人家庭跟事业哪一个更重要,却是很好选的。

    吃过午饭后如思也没精力去别的地方逛,便回去了,林帆便陪着向暖在街上走了走,准确的说,是向暖自己在走,林帆负责开车。

    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向暖停下来,林帆便把车开了过去,向暖上了车后只说了一声:“回家吧!”

    林帆没说别的,开车回家。

    经过繁星点点的时候,向暖看着那个门头里,好像还挺热闹的,不自觉的多看了眼,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才回过神来。

    吴秋曼送完客人,站在门口看了眼那辆车,在C城有那辆车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霍澈。

    而这个时间,会是霍澈吗?

    吴秋曼看着那辆车距离越来越远,后来听到里面有人叫她才又进去,之后又给霍宾白打电话:“晚上还叫向暖跟霍澈去家里吃饭吗?”

    “不去算了,好像我稀罕一样。”

    霍宾白说了句话后她便挂了电话,随即又上了楼。

    吴秋曼想着,又给金姐打了个电话,金姐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简直心肝胆颤,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吴秋曼那天硬是去要了她的号码,她一个打工的也不敢得罪人,就只能给了她。

    “喂?”

    金姐小心翼翼的,捧着电话问了声。

    “是我,吴秋曼,向暖今天在家吗?”

    吴秋曼立在窗口问了一声。

    “我们太太今天跟朋友出去吃午饭还没回来。”

    “没回来?她今天开什么车出去的?”

    吴秋曼忍不住又问了声。

    “这我不知道。”

    金姐心想,我在楼上怎么知道我们家太太开什么车出去的,再说了,就算知道,我干嘛要告诉你啊。

    “不知道就算了,你多注意她,有什么事就跟我打电话,对了,你把她当霍家的太太,那我是什么?”

    金姐……

    吴秋曼说完又挂了电话,心想,怪了,现在外面人都叫向暖小霍太,或者还有人直接叫她霍太太,那她吴秋曼呢?

    她才是太太,向暖充其量就是个小霍太而已。

    金姐挂了电话,听着门响,扭头一看是向暖,如获救星:“太太你回来了。”

    “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向暖看了她一眼,有点担心的问了声,关上门朝她走去。

    “你不知道,霍总的继母给我打电话了,问我你在不在,我说你不跟朋友出去吃饭,她又问我你开什么车,后来还问我你是太太,那她是什么,太太,我只认你这一个太太,至于她我可是不认的,我就是给你跟霍总打工而已,别人我可一概不管的。”

    金姐觉得心烦,那个女人,她第一次见就觉得不是好惹的,特别不喜欢。

    向暖听后想了想,然后对她说:“那你把她拉黑就行了,不用接她电话!”

    “拉黑?可以吗?那她会不会……”

    “你也说你是给我跟霍总打工的,她有什么资格找你麻烦?她再找你,你找我就是。”

    向暖说了声,然后搂着她往里走:“家里有没有樱桃,我想吃了。”

    “有的,今早上从国外运过来的,又红又甜,我这就去给你洗。”

    向暖一听有,立即开心的点了下头,然后就坐在沙发里等着吃了,至于吴秋曼,她倒是真没想到,吴秋曼竟然想利用金姐。

    ——

    吃完水果后坐了会儿瑜伽,又冲了个澡便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霍总早已经坐在床边。

    向暖抬了抬眼,看着他坐在那里看书,不自觉的就觉得好温暖。

    如思问她事业跟家庭哪一个更重要,这个是不需要选的。

    他就在她面前,陪伴着她。

    霍澈没看她,翻了页书,低沉的嗓音对她说:“眼睛不要老往我这儿看,看一看床头柜上。”

    向暖听着,便仰头看了眼床头柜上,一支粉色的玫瑰摆在干干净净的桌面,就在他们俩摆台前面,不自觉的就眼角含着笑意。

    “回来的路上想着给你点什么惊喜,结果发现,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不过倒是记起来你以前说的,没有女人不喜欢花。”

    “记性真好!过来!”

    向暖伸出双臂去,招呼他到自己怀里去。

    霍澈把书放到一边,幽暗的眸子直直的射向她:“你确定?”

    “快点!”

    向暖有点着急,只是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一天到晚的,就这会儿最开心。

    霍澈倾身过去,在她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却睨着她的唇瓣,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向暖脑子嗡的一声,刚要说点什么,随即他却又接着亲了,把她所有的解释全给她堵了回去。

    也罢!

    霍总的吻,都格外的值钱。

    向暖依旧搂着他,然后在他轻吻自己耳沿的时候,低哑的嗓音告诉他:“今天好想你!”

    霍澈突然失笑,随即便松开她,然后在她的注视下开始脱衣服。

    “喂!你干嘛?”

    “你都讲的那么明白了!我干嘛还不明显吗?”

    霍澈解开衬衫扣子,让自己小麦色的肌肤显在她眼前。

    向暖当即红了脸:“你别闹了,我现在是孕期啊,忘了医生说的了吗?这段时间要克制,克制!”

    “嗯!本少爷克制着呢!”

    霍总听着她的话就开始有点咬牙切齿的,说话的时候更是了,心想,我特么都克制的快要疯了。

    要不是克制着,能每天就这么草草了事?

    能让你在这儿有时间提醒我?

    向暖不知道说什么好,也挡不住他,幸好金姐上来敲门,他才不得不停下。

    “什么事?”

    向暖抬了抬头看着门口说了声。

    金姐没敢进来,只在门口低着头对他们说了声:“刚刚楼上的小情侣来敲门说一块吃饭,我想问问今晚咱们吃什么呢!”

    向暖听着,通红的脸渐渐地好了些,倒是眼里的笑意快要隐不住,霍总咬着她的耳朵:“晚上再吃你!”

    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向暖却听的很清楚。

    不过她也不怕,只低声说:“我等着!”

    霍澈叹了声,只得有爬起来,一边把自己解开的扣子系上一边对金姐说了声:“你看着办吧!”

    金姐没再说别的,离开了,霍澈坐在旁边把捏着扣子的手松开,凤眸睨着躺在枕头上的女人:“起来!”

    “嗯?”

    “帮我把扣子扣回去!”

    霍总命令。

    向暖懒懒的躺在那里笑够了才爬起来:“所以你干嘛这么着急?”

    “还不是你,一醒来就勾引我。”

    霍澈埋怨的看她一眼,那眼,还有点要吃人的架势。

    他这火,一时半会儿卸不了。

    向暖抬手去将他的扣子给他扣好,温温柔柔的。

    霍澈的邪念就是在这时候被她打消了,她这样子,还真像是一个不错的小霍太,很称职。

    “以后天天给你老公干这个活吧?”

    霍总提议。

    向暖抬了抬眼,脸上有泛红起来:“你这得寸进尺的毛病到底是什么时候添的?以前你可真不这样。”

    “刚刚添的,看着你,就动心。”

    霍澈抓住她的手摁在他的胸膛,让她感受着他强悍的心跳,声音又低又沉,又让她不能自拔的紧张。

    看着她,就动心吗?

    向暖仰着头望着他,迟迟的忘了收回眼神。

    “你呢?有没有很心动?”

    霍澈又问了声,漆黑的眸子依旧睨着她没舍得移开。

    向暖眨了眨眼,然后又往后靠在床头上,对着他勾了勾手指头。

    霍澈倾身靠近,又长又黑的眼睫毛都快要碰到她的,看着她被自己亲的有些肿了的嘴唇,再次低声问道:“有没有?”

    ------题外话------

    作者:祝大家节日快乐,今天书评区1,3,5,7,9,每个账号奖励214个潇湘币!(继续求月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