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这个赘婿有点强 > 028:让其先膨胀

028:让其先膨胀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这个赘婿有点强最新章节!

    江城。

    刘家宅子里。

    刘翰林闭门不见任何人,刘府也关闭了几天了。

    这天,一个白发一身樵夫袍子的老者走到府前,用传音发直接对着空气说道:“刘翰林,兰陵客卿到府,你家关门是何意?”

    正在坐息调养的刘翰林感觉整个耳畔响起这声音后瞳孔睁大,下一刻立马起身对着府内的人喊道:“快快开门迎接客卿!”

    他亲自跑了出去。

    王客卿面前的朱红大门缓缓打开,就看到刘翰林整理好了一身衣服,然后对着他叩首道:“客卿到访,有失远迎,翰林有罪。”

    王客卿踏进了大门门槛后,深深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刘翰林,见他气色很差,眉宇之间苍老了些许,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刘翰林吓了一条,下一秒才感受到了客卿给他用真气滋养内伤。

    完了以后,王客卿甩开了刘翰林的手,后者再次叩首:“多谢客卿。”

    “伤得很重嘛,对方看来是要废了刘家是吧?”王客卿冷哼一声,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道:“查清楚宁远这人什么来头了吗?”

    刘翰林一边带着王客卿去后院一边点头道:“说来也奇怪,这人以前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富二代,唯一听说这人喜欢猎艳,却从未听说是个高手,最早关于这个宁远的武道记录是他退学的时候武师1阶,是个武者,想不到这才不到6年,他竟然从武者变成了一个修行者。那天他展现出来的实力着实让我措手不及只能避其锋芒。”

    王客卿点点头,转头问他:“你觉得,他的实力能达到什么水平?”

    刘翰林想了想,皱起眉:“不好说,他出手太过霸道,我甚至都来不及出尽全力就被他给挫伤了,想必怎么也在炼气后期。”

    王客卿点点头:“这实力说实话都能够去投靠东南盟的一些宗门成为内门成员了,想不到却甘愿苟在江城。6年的时间,从一个武者一跃变成了修行者不说,还可能在炼气后期?这天赋不可谓不妖孽啊!”

    “是啊,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后,深怕他的背后是哪个更强大的宗门,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刘翰林道。

    王客卿无所谓的说道:“你放心吧,宗门不允许江城出现这么厉害的人物打破这里的平衡,江城人杰地灵,每年给兰陵宗输送的人才是最精湛的,所以兰陵宗不会放弃江城这块地的。”

    “您的意思是,宗门打算出手了?”刘翰林两眼一亮:“除了您,还来了哪几位大人?”

    王客卿的脸上顿了一下:“我看你是被那宁远给打怕了吧?我一个人来让你失望了吗?听说事后你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没有。”刘翰林苦笑一声:“我恨不能灭杀了沈家和那宁远,可是实力差距巨大,我怕一意孤行会让刘家灭族,而且......”

    “你是拿捏不定宗门对这件事的态度是吧?”王客卿笑了笑:“我这次下来就是要给你吃定心丸,你放心,这件事陈小姐很关心,特地让我来安抚一下你们,我这次来,就是要给你刘家撑腰做主的。”

    “谢客卿。”刘翰林赶紧激动的叩首:“只不过,宁远的实力恐怕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

    “不用怕。”王客卿摇摇手:“一个不去更远大的宗门修行而苟活在世俗的人强不到哪里去,即便他真如你所说的炼气后期,也不用怕。”

    “客卿的意思炼气后期在您眼里没有任何问题?”刘翰林问。

    “哈哈哈......”王客卿顿时大笑了起来:“刘家主啊,你们把宗门的底蕴会不会看得太轻了?如果炼气后期都能在宗门前蹬鼻子上脸的,那我兰陵宗门也不用统治江城诸多城市了!”

    笑了一会儿后,王客卿正色对刘翰林道:“你尽管放心,宁远这个人必须死!这是宗门的意思,这人竟敢宗主亲家叶府闹事,敢当着权贵的面诛杀你刘家高手,这完全就是在和宗门宣战,我这次来,不单单是要杀宁远,还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管他背后的宗门和家族是谁,要当着全城众多家族的面杀鸡儆猴!事后整个沈家我会交给你刘家来处理,你想怎么处理都随便你!”

    “太好了!”刘翰林拍手叫好:“我这次调查宁远顺便也做了沈傲的功课,再有几天,正巧是他的70寿诞,如果他要风光的大办,定会邀请诸多大大小小的家族代表前去参加,咱们不如选择那天去?”

    王客卿两眼一亮:“好,真是来得巧啊,但这还不够,你速速让其余三个家族族长过来会议,由你们四个家族带头去给那沈傲示好送礼,让其余6大家族以为是我宗门妥协的意思,他们到时候也跟着送礼去参加,10大家族带头下,想必江城有头有脸的其他家族都会前去送礼参加,我们给那沈傲筑一座高台,让他沈家成为全城瞩目的焦点。”

    刘翰林会心一笑:“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他们,顺便震慑所有来参加沈家宴会蠢蠢欲动的其他家族。”

    “不错。”王客卿拂须一笑。

    “那好,我这就去通知其余三位家主前来商谈如何牵头向沈家送礼。”刘翰林兴奋的叩首后,安排人去准备了。

    而宁远和沈若玲在开车去买房的路上,沈若玲没来由的问宁远道:“过几天就是我爷爷的70寿诞了,你能不能去参加顺便给他买礼物?”

    宁远愣了一下,沈若玲怕为难他,解释道:“你在沈家现在是地位超然,大家都想要你开心过得舒服,所以只要你送给爷爷,不管什么礼物,他都会开心的,现在家里就怕你融入不进来,你要参加的话,大家一定会开心的。”

    宁远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你想让我以什么身份去参加?”

    沈若玲白了他一眼:“废话,明知故问。”

    宁远:“你先叫声老公来听听。”

    沈若玲翻了一个白眼:“不想去就算了。”

    “好。”宁远笑了笑:“我会去的。”

    “谢谢。”沈若玲由衷的看着他道。

    “谢什么。”宁远笑了笑:“我确实有东西想要送给他,怕他不敢接受,既然是过70寿诞,那送这东西应该说得过去。”

    沈若玲嘁了一声:“你全身家当就只有我给的500万,什么礼物是他不敢收的?”

    宁远没来由的反问一句:“你说你爷爷要是哪天冲我跪下,咱们这算不算伦理关系?”

    沈若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