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渡劫之王 > 第八十三章 真香

第八十三章 真香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渡劫之王最新章节!

    慕余也是足够小心,虽然确定两名绝修体内连一丝真元都不可能留存之后,她还是极为小心的祭出了一片石斧状的法宝。

    一个青蒙蒙的若有若无的光罩,将她和韩耀都彻底笼罩在内。

    这片石斧状的法宝看似稀松平常,此时激发的灵光光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威能,但这片石器实则是极为罕见的防止大道推演的上古法宝。

    这种绝修本身的各种诡异手段固然值得敬畏,但对于她而言,最怕的便是这些绝修的身上留有弥罗道场的一些高阶修士的精神法门。

    那些至为强大的精神法门,往往在根本不需要确切感知她的具体气机的情形之下,便可以配合大道推演的手段,锁定她的神识,然后始终精准的锁定她所处的位置。

    今后不管她逃到哪里,都根本逃不出弥罗道场的手掌心。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寂灭、大乘,筑基之上,每个大境对于修士而言都是隔着无数重山的差距,像她这样的修士对于一般宗门的元婴修士都已经没有什么挣扎的余地,要是面对弥罗道场的元婴修士,那她便是只有被随手碾死的份。

    至于那些化神、寂灭的道尊、天尊而言,人家要是肯来亲手对付她,那真的都算是看得起她,她都可以名留修真史了。

    哪个筑基期修士会特地赶到某个洲域,然后只是为了踩死一只蚂蚁啊?

    那些道尊、天尊亲自出手对付金丹修士,就跟这筑基期修士特地赶几个洲域去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绝修的身份固然比修为更可怕,但真正的大人物很难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屈尊去对付比他们低太多的人物,除非这些蝼蚁般的人物能够成长起来,变得不那么蝼蚁。

    这也是现在慕余敢在这白骨洲里,敢从这些绝修的身上寻找自己际遇的原因。

    每一个修士都有自己的一份气运,要想逆天而行,要想成就别人不能成就的尊位,那自然只有弱肉强食,剥夺别人的气运。

    她和韩耀到这里来,本来就是

    来寻一份大际遇。

    和仙蟾宫、仙都宗为敌,或是和绝修为敌,事实上相差无几,原本仙蟾宫和仙都宗,也是她和韩耀根本招惹不起的存在。

    现在的王离等人虽然各怀心机,但对于她而言,这些人既然有用得超乎她的想象,甚至有可能在今后对她都有助力,那她也不介意分这些人一杯羹。

    但最终的前提是,这些人不要想染指她和韩耀势在必得的东西。

    “这两个人的纳宝囊凭她的手段也未必解得开。”

    就在她确定再没有问题,开始探查两名绝修随身之物时,何灵秀的目光却已经离开了那两名绝修的身体,落在了那三张人皮的坠落之处,她的声音也不断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目前可分的,恐怕就只有那三名假修士身上的法宝和法器,还有这两人用以布置法阵埋伏的阵盘和阵石也还不错。”

    王离倒是一点都没有意外。

    他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

    他很多时候都充满一夜暴富的梦想,但又时刻现实,很容易满足。

    绝修的纳宝囊一时无法解开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至高宗门和小玉洲的寻常宗门之间,隔着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形容的差距。但一时无法解开又不是真的解不开,肯定还是有办法的。

    对于他而言,那三个假修士身上的东西分他和何灵秀四成,那算下来他能分两成,就应该远远超过他和师姐在这种地方忙活很多天的收益了。

    更何况还有什么阵盘和阵石,哪怕用脚指头想想,这些绝修用来对付金丹修士的东西都不会差的。

    何灵秀的神智慧觉在这方面根本不会犯任何错误。

    慕余极为小心的搜索之后,从两名绝修的身上取出了两个白玉色的纳宝囊。

    这两个纳宝囊体积很小,一个手都抓得过来。

    此时在没有任何真元接触的情形之下,这两个白玉色的纳宝囊的囊口不断有游离的金丝出现。

    这些金丝虽然细小,但却散发着一种独有的咄咄逼人之感。

    慕余倒也是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她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便手托着这两个纳宝囊看着王离道:“王道友,之前我便听闻即便是筑基期的绝修,配备的纳宝囊便是寻常纳宝囊的数十倍容积,而且纳宝囊都由元婴期的绝修布置封印,若没有特别手段可破封印,强解的话,这纳宝囊便会自毁,到时别说内里法宝和法器不可能完好,其威能也是骇人。眼下所得这两个纳宝囊,便和传说无异。”

    “那就是暂时解不开,那先让叶夜行道友收着?”王离的声音响起。

    他这干脆的程度,到时也让慕余有些意外。

    叶九月等三人听闻此言,又是忍不住苦笑。

    他们三人到这白骨洲也是有一番特殊抱负,但眼下这情形,倒好像变成苦力和搬运工了?

    慕余也没有什么废话,甚至潜意识里觉得王离这样安排的确不错。

    这种绝修的纳宝囊既然一时根本无法解开,那也是个烫手山芋,留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意思,而叶九月等人给她的感觉是明显出身正统宗门,人也比较正常,不会像王离一样突然做出些什么古怪的举动。

    “慕余道友,这两人看来也没什么油水,不如先将那三个假修士身上的东西分了。”这个时候王离的声音响起,“叶夜行道友,不若你们先和慕道友一起查检三名假修士身上的东西,我和何道友对这法阵埋伏略有研究,我们先去破解了这法阵陷阱,以免这两人还有什么古怪。”

    “如此甚好。”慕余等人十分赞许。

    只有何灵秀知道王离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她虽不拆穿王离,但随着王离前行时,却忍不住嘲讽道:“你这见缝插针的能力也真是独步小玉洲,你是不是想借机独吞阵盘和阵石?”

    王离理智气壮道:“我和你两个人分,这怎么能叫独吞。”

    何灵秀呵呵一笑。

    她虽然嘴上嘲讽王离,但心中觉得真香。

    王离这见缝插针占便宜的本事,毕竟她也是沾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