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末世之豹女王途 > 第二十三章 恶化1

第二十三章 恶化1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末世之豹女王途最新章节!

    军用绿皮大卡在颠簸不平的山路上足足开了一个多钟头有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绕开了地面上那一个个恍若被核弹头轰出的大小坑洞,再谨慎万分地哆嗦着轮胎驶过散发着恐怖威压的废墟战场.

    一众军人在这片地带残留的威压中苍白了脸色,就连握着枪杆子的手都有些绵软.越是靠近云默所指的区域,那一股莫名的威压和杀气便越是庞大.

    好像一座倾塌的巍峨高山,即使是其中万分之一的碎石块,也足以将人砸得体无完肤.

    这种……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的窒息感觉,在经历过一场血腥的军人感官中被无限放大.他们只觉得耳朵内产生了一种连绵不断的嗡鸣,震得心神都有行惚.

    不可靠近,不可亵渎,不可超越,那残留在此地的王者威压,渐渐唤醒了人类体内本能中的恐惧,仿佛来自于血脉中存在的远古的召唤,竟是让渺小卑微的普通人在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想要屈膝下跪的敬畏感.

    从卡车上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爬下来的新兵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些头冒冷汗的年轻人死死扣着手中的枪支,几乎将它们整个儿抱进了怀里,似乎只有这样做了,才能获取一丝安全感.

    哪怕看上去孬了点儿,总也好过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老兵们.没见得他们的脸色好上多少,有些老兵那不太利索的腿脚尚且还在打颤,可老兵到底是比新兵辣了点儿,就算精神上很不舒服,身子像被碾压着一样,他们照样能比新兵做得大气些.

    前辈的资历放在那儿,后辈也只能往一边儿站站了.

    不同于面色凝重的装甲军人和吓得屁滚尿流的维修人员,裹着件军大衣的云默在一众军人的干瞪眼中麻利地从卡车上一跃而下,面无表情地逡巡了一遍周遭的环境.

    放眼望去,焦黑的土壤依旧向上升腾着一缕缕刺鼻的青烟,一个又一个大面积破坏地形的深坑首尾相连.碳化的树木枝干躺在碎裂的岩石堆中,不过是被稍稍触碰了一下,就立刻化作了无数飞灰湮没在空气中,再没了一开始固结的形态.

    云默嗅着自己留在这块区域中的浓烈气息.舒爽地吐出一口浊气.狩猎者残留的臭味经历过一夜的洗涤后,已被她的威压磨得只剩个空壳,方圆百里内的区域蔓延着她的味道,慢慢地渗透着脚下的土地,似乎连天空都变成了她的领域.

    领地的扩张给她带来了兽性本能中的愉悦,云默舒展了眉头,阴沉沉的小脸上微微露出了一点少女该有的明媚.

    "那个……真的是这里么?"一名老兵紧张地看着云默,深沉如海的威势让他佝偻了腰身,连粗壮的小腿肚子都有些颤抖,他看着周边的废墟荒原.根本不掩语气中的心慌,"总觉得会被碾死在这儿,连呼吸都很困难……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发生过什么事?

    云默回忆着昨晚在这儿发生的激烈战况,拢了拢松开了领子的军大衣,并不避讳地说道:"这是昨晚我猎杀三阶体的地方……啧.差点儿被那家伙掐死,真是丢脸."

    遭在爬行者手里必然被秒杀的众军人:"……"

    屠昆轻轻咳了一声,稍稍缓解了遭受心灵打击的尴尬境地,联想到昨儿个自己"有幸"瞥了一眼的那具三阶体的尸身,顿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狩猎者仅剩的半张脸飘忽在他的脑海中,即使那灰暗的血眸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杀意,但屠昆依旧有一种被高阶体盯上的深度恐惧.就好像被阴魂不散的恶灵纠缠上了一般,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难以驱逐的寒意.

    屠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瞳孔微缩,甩了甩脑袋晃走了满脑子的古怪东西,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向云默,问道:"这地方……被破坏成这副德行.你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还扛着火箭炮狂轰滥炸?"

    云默转动着唐刀的刀鞘敲直了几个新兵在威压下蜷缩的腿脚.力道大得让小年轻们龇牙咧嘴地怪叫起来,她转头看着屠昆,说道:"你的问题太多了,而且你管得太过宽泛.我的战斗值不需要向你详细汇报吧?"

    她会凭着心情和战略需要配合他们的试探工作,可一旦她觉得达到了目的.变也会失去作陪的耐心.猫科动物的多变性几乎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需要时他们是个宝,兴头过了便是一根草.

    屠昆这个老实巴交的家伙还真是照着上层吩咐的做了,大概是上头的人觉得他俩有点儿交情,故而让屠昆这乎试着再从她身上探出些高阶异能者的情报数据.

    但他们想必不会知道,云默那一票子的幸存者几乎是靠着自己的血汗走到基地的,对于半路杀出的先遣组并没有多大的感激之情.

    他们既没有于危难中解救老弱妇孺,也没有在最恰当的时间做好拉拢工作,甚至连进基地登记个档案都还碰了钉子.要让云默因为先遣组的护送而对屠昆产生些交情,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虽然长得一副人样子,但血管里的液体是冰冷的,即使内心抱着凌驾于许多道德大义之上的初衷,也终究改变不了她早已失去了一腔热血的事实.

    对她打出感.[,!]情牌,也要看她愿不愿意接.

    约莫是没想到云默这么直截了当地堵住了他的话头,屠昆老脸一红,也觉得自己这样查户口的做法很损人面子,他识相地转移了当前的话题,说出了上层交代过的最后一张底牌.

    "云默,军部很感谢你的付出,所以……"屠昆拉开了一袋子,从里面掏出一只小巧的猴脸小钱包,粗糙的指腹打开了拉链,露出了里头满满的晶核,"额……这个是清理了战场之后的战利品.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看上去蛮漂亮的,据说硬度比钻石还大些呢!高层让我将这个交给你."

    "还有……这个是饭票."屠昆奶妈子一样地从本该装着子弹枪夹的衣袋中掏出些让云默看了也觉得额角青筋直跳的东西,一边老实本分地念叨着,"想吃饭就去军部的食堂,a区住不习惯就去军部,喜欢耍晶核也去军部,想揍人一定去军部……"

    云默面瘫着脸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她无语地捏着一只与她冷冽的造型完全不符的卡通钱包,掂量着袋子里沉甸甸的晶核,心里对"荣光"的军部印象稍稍改观了一些.

    她是个俗人,并不比旁人高尚.既然军部摆明了借着屠昆的口说出了"收买"她的初期价码,她也没有推却的道理.

    想来他们也意识到晶核的某些特殊性,但他们不仅没有私吞还想着给她送来,大概是在明确地告诉她——单干不可靠,军部才是宝.

    如此明码标价了,她也不能不识相.

    云默将东西放进了背包内,虽是对着屠昆,但声音的大小却足够身边的长官听见:"嗯,晶核我很喜欢,如果军部能不忘记给我漂亮的石头,让我搬去常驻都可以."

    竖着耳朵的长官微微松了一口气,连脸上的表情都平和了几分,早知道这孩子是个早熟的,但还真没想到常年生活在国外的孩子居然还能懂得华夏语言里的弯弯绕绕.看来,那个收养她的男子,还真是个人物……

    没理会带队长官的长吁短叹,云默寻了视野较好的位置一屁股坐下,也不管这焦黑的地面有多脏,干练得比爷们儿还霸气几分.

    她冷眼看着浑身抖成康筛的维修工人满头冷汗地靠近电路中断的大坑内,浑身像被煮熟的虾子一样红润了起来,原本身经百战的老手连个焊接管都拎不起,那一副窝囊样子看得云默一阵恼火.

    生化初期的人类,尤其是过早地被军队保护起来的那部分,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没用几分.

    这也不能怪她用有色眼镜去评估一个人的素质,环境在变,时代在变,她看人的眼光自然也要慢慢地向"生存发展"这一大块靠拢.

    若是一个人既没有异能,又不愿上战场,甚至最后连保身的技能都无法用来贡献,这样的人群,即使他们不想,也总有一天会被无情地淘汰.

    生化末世,大浪淘沙,你不敢干的事情身后有千千万万希望养家糊口,求口饱饭的普通人等着呢!如果还克服不了内心的恐慌和怠惰,就等着被丧尸拆骨扒皮吃了吧.

    照着眼前这群"砖家","维修工"的速度来看,只怕等不到电路修完基地就遭罪了.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样的威势下想要静下心来工作确实有些为难他们,但云默却并没有收手的打算.

    周边军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想必他们的那一副样子这群大老爷们儿第一个看不惯.既然有了好使的刀子,她便不需要去争那口气了,留着让军人批斗去吧.

    不出她所料,这厢念头刚升起,那厢的长官早摆出一张黑脸破口大骂了起来:"格老子的!都特么没吃饭么?咋娘们儿唧唧的!啊!军部养着你们不是让你们吃白饭的,都特么给老子干活!不想要饭碗了么?"

    姜还是老的辣,这番"饭碗"攻略一出,维修工的手脚还真是快上了几分.

    ps:

    感谢【以及红尘】亲的两次打赏!谢谢支持!么么哒嘎嘎嘎!

    那啥,今天下午要赶火车回学校哈,所以早点儿放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