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末世之豹女王途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骨翼10

第一百二十八章 骨翼10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末世之豹女王途最新章节!

    交错纵横的白骨巨翼凌厉地往肖琛的面门扇去,剽悍的威压恍若夹杂着天地的威势,竟在刹那间压得肖琛失去了反应能力,直到他回神的那一刻,尖利的骨刺密集地排成扇面隔开了那一滩酸血的腐蚀,而纯白的骨刀已经袭上了他的脖颈!

    杜穆凯伸出手抵在眉心,细白的掌心内突兀地冒出一团黑色的能量格挡住了那柄被精神力包裹着的餐刀,好比从地狱而来的恶火遭遇上甘醇的鲜肉,那能量粒子争先恐后地攀上了餐刀的表层,疯狂地蚕食起那蕴含着别样美味的精神力.

    不过是眨眼的工夫,那柄餐刀直接被分解个干干净净,连一丝渣滓都不曾留下!

    可现在,云默已经没时间纠缠攻击的有效与否了,眼看着骨刀即将切割下肖琛的头颅,而这傻小子居然在这关键时候失却了抵挡的心思,她简直连一巴掌呼死他的心都有了.

    可她眼下的位置是最适合近战的距离,要是就此拉开了和杜穆凯的差距,只怕再想近身就难了.

    豹化机甲没有觉醒飞翔的功能,仅仅只是陆战王者的她根本不可能在高空和杜穆凯分出个胜负,更何况,在这般街下去,受损最严重的只是基地而已!

    他们所在的横断截面之下,有太多的束缚遏制着他们的发挥,要是不管不顾地大战一场,"荣光"基地在生化前期所建造的基础,只怕全都完了.

    故而,若是能尽快逼走杜穆凯,才是上上的选择.毕竟,杜穆凯心里的念头未尝不是离开,只不过.他身为人类的情感作祟的执念想再看他们一眼,却也不曾想这事态竟然发展到了眼下的地步.

    云默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左手的唐刀却是先于理智的判断瞬间脱手而出.贯通着精神力的刀柄速度达到了极点,甚至快过了那扇面的骨翼.先一步抵达肖琛身侧,一击打中了少年受伤的腰腹.

    在对方咳出的一口酸水中,唐刀猛地直起身形扛住了扇面的切割,在一片刺眼的火花中散尽了浑身的精神力,紧随着腿脚酸软的肖琛一起,养身朝着55米高度的下方坠落,就此在这小型战场脱身而去.

    "云默!你他娘揍了小爷几次了!尼玛还上瘾了!"肖琛愤怒的咆哮从下方传来,他强忍着腹腔的剧痛.抬手摸上那片翻卷到血肉模糊的鳞甲,忽地直起腰板一个侧身潇洒地接过那柄唐刀,左手迅速地抽长了黑甲一把贯穿了厚实的钢板,在五道尖锐深刻的划痕下消减自身下降的速度,最后在距离地面数十米处稳稳地固定了下来.

    "小姑奶奶,你他娘接好了!"肖琛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右手狠狠一抬,快速地将唐刀往上方飞掷而出,随着一道雪亮的银弧在空中闪过,双手得空的他难得伸出指甲划过自己的脖子.满脸凶悍地咬牙切齿道,"差点被削掉头了!特么的,这小兔崽子.看老子不剁了你!"

    不得不说肖琛有时候确实是个睚眦必报,有武力却没脑子的主,野兽一样的行为举止即使没有经过异形基因的加持都跟非洲大草原上的肉食系动物差不了多少,甚至在某薪面比那些动物还蠢,更何况,他向来不情愿让他的智商上个线.

    于是,黑鳞少年全然忽略了云默"强制性勒令"他退出战场的举动,转而手脚并用地朝着截面的制高点爬去.那一刀柄的冲力虽大,但在肖琛看来只是云默为了让他脱险而已.

    针对肖琛这个等级的单细胞生物,直白简洁的语言命令远远好过含蓄的动作.可当时情急之下,云默倒是忘却了这点.

    所以.当云默在上方单手接过唐刀一击直插对方肋骨的那瞬,一个脑袋忽地从底下冒了出来.当下云默硬生生地扭转了刀势,立刻扭身截在骨翼出击的路线上,一抬脚就踩上了肖琛的脑袋.

    "蠢货!还上来干嘛?"云默的语气十分恶劣,脚下用力了几分,只把肖琛踩了下去,"你和杜穆凯没半分交集,冒冒然插进来他绝不会留情,趁现在他没多少杀气,快点滚下去!"

    说着,云默全然不给他反嘴的机会,干脆利落地终结了肖琛的攀爬之旅.

    不理会下方传来的狂暴的怒骂,云默回过身子阻断了骨翼往下追击的路线,一双寒眸紧紧盯着杜穆凯的脸庞:"杜穆凯,现在的你,没有杀气."

    "这样斗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只要你不放杀招,若是想走,我不拦你."云默忽地开口说道,言行一反她平日里逢高阶体必杀的举动,直让一侧作背景板的韩修宇都愣了愣.

    杜穆凯一怔,扩张的羽翼微敛,却依然摆出了防御的姿态,他单手捂上了心口的部位,眼神却瞄向了一旁的韩修宇,稚嫩的童音晦暗不明:"小宇哥哥,为什么不动手呢?"

    "小凯可是杀了很多人."杜穆凯牵着嘴角笑了起来,血色的眸子溢出无穷无尽的冷意,"就连胖子哥哥,我都动手了."

    韩修宇瞳孔一缩,这才抬起了脸直直地盯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闻得到么?他血的味道."杜穆凯病态地在空气中深吸一口气,混杂着燃烧的汽油味和腥味的气体钻入了他的肺部,"好香的味道,比我之前吃掉的那个.[,!]小哥哥好闻一百倍."

    他伸出猩红的舌尖舔过唇瓣,血眸中升起让人心悸的疯狂.

    "小凯现在,除了人之外再也吃不下其它东西了."他完全无视了身旁的云默,自顾自地凝视着韩修宇的双眸,仿佛要看进对方的心里,"小宇哥哥,真的不动手么?"

    韩修宇细细地打量着这个不过几天不见的孩子,却突然觉得他陌生得仿佛换了一个人,若是曾经的杜穆凯,就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为何才过了这么段时间,居然变异成了这副样子!居然强悍到了这等程度!居然……连魏俊都下得去手!

    "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和别人一样讨厌你."韩修宇紧了紧拳头.嗤笑道,"这样.你才能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伤害我们."

    "然后,毫不留恋地离开,真正地当一只以人为食的行尸."

    杜穆凯面无表情地仰着头,看似望着韩修宇,却是透过他,望向了后方阴霾重重的高空.

    "小凯早就是怪物了."杜穆凯敛起骨翼收束在身后,忽然转眸看向了一边的云默,"你真的不拦我?"

    "云默姐姐.今天不杀我,以后会死更多的人."像是预示着什么一般,云默微妙地从他眼中读懂了一丝求死的意志,但不过是一瞬,这孩子就冷漠得仿佛换了个人一样,"不过,这样……也好."

    杜穆凯迈开小腿往后退了几步,扭过脑袋看向周边的堡垒上竖起的火炮和列队的狙击手,忽然对云默说道:"要是他们开火的话,我不可能不还手."

    短短的一句话内饱含着些微的杀意.仅仅只是些许,却也让云默感受到了他不折不扣的威胁.五六岁的孩子而已,何以来这种多智近妖的语言为自己铺好后路?是他曾经掩藏得太好.还是……

    若真是另一种的话,只怕事情就大条了!

    明明是尸变的迹象,却偏偏保留了人类的心跳和感性;明明是刚觉醒的高阶体,但那股威压却诡异得庞大,庞大到能调动一丝"道"的蕴意;明明不过是个一手数得着年纪的孩子,却有着高端的智商和近乎病态的心理,再加上那一股让她颇为忌惮的暗黑能量,和这对超乎常理的骨翼,云默第一次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偏生,面对着这张脸.这张当初在逃亡途中为她送上一碗热食的脸,即使心头分得明明白白,看得真真切切.可她该死的依然动了一分恻隐之心,而就是这一分恻隐.云默便知道大势已去,她奈何他不得.

    如果没有脚下众生的牵绊,她大概还能保持个冷酷无情的心态,可一旦有了让杜穆凯和韩修宇交谈的间隙,她的脑海中总是不自觉地响起韩修宇说过的那句——

    "云默,丧尸真的没有感情么?真的是罪不可恕的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孩子都是孩子,没什么不一样呢?"

    丧尸和人类,同根相生,却终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也只能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么?

    被母尸撕裂的幼尸,跪在幼尸身边的母尸,被驱逐的婴尸,临死也想要得到救赎的婴尸……

    云默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那个混乱的念头,她真怕某一些不应该的感情一起,从此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她实在不愿意去想,去思考,丧尸仍然是"同类"这个问题.想必,大部分手刃了自己亲友的人也永远不愿意接受这个猜测.

    因为,一旦接受了,就意味着全盘的错乱.

    她缓缓地抬手掏出一只通讯器,当着杜穆凯的面接通了另一端的联线,开口道:"屠叔,撤掉所有的火力线."

    "什么?"

    "我不是他的对手."云默面不改色地说道,"你可以估量下我的水平,再揣测下基地的战斗力,要是最后你还是坚持开火,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另一端,忽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未完待续)

    ps:实体书啥的果断太遥远……吾辈还是默默地奋斗在三千党的当下好了

    于是,吾辈真切地发现三千字好像真的进展缓慢啊,像我这样的慢动作,果断还是……

    好吧,催更票啥的不要太执着,以后我有空就加更.感觉这不是在写书,而是在写生化简史啊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