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晚安,总裁大人 > 第1627章:来,搞事情(2)

第1627章:来,搞事情(2)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晚安,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林寒星往雷枭的方向扫了眼,后者一脸无辜挑眉回看。

    ——「回去再说」

    林寒星以口型通知,还不忘趁没人注意他俩的时候偷偷攥了个小拳头比划给雷枭看。

    “你说什么?”

    二王妃黛尔丝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可得到的依旧是同样回答。

    怎么会?

    “钱有什么问题?”

    依旧是伊赫斯最快恢复冷静,与林寒星对视。

    回应他的是金·奥文斯公事公办的将文件递到他面前的动作。

    伊赫斯接过。

    不过随意翻看几眼,表情就沉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

    与面对雷枭时的灵动不同,林寒星扫过伊赫斯的视线让后者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严重怀疑,她只差没把‘你是个傻的吗’写在脸上。

    有轮椅推动的动静打破安静。

    彻底大洗过一遍的袁康神清气爽的推着纳吉烈出现,他还特意喷了些男士香水,好让自己整个人变得香FuFu起来。

    完美!

    “就是要你把吃了的连渣都不剩全吐出来的意思!”

    反正在林小九身边待久了,袁康将狐假虎威这个词早已用的是淋漓尽致,更何况眼前这对母子还是害今天在台上出丑的罪魁祸首!

    生气!

    坑他们!坑他们!快点坑他们!

    袁康全身的毛细血孔似乎都在散发着这一行行的弹幕,一双眼紧盯着二王妃与二皇子。

    呸!

    “哎,表情管理做一下好不好?”

    白溪实在忍不住低声提醒,就袁康那个蠢样子,看的她脑袋阵阵的疼。

    “白溪。”

    “哎。”

    听到林寒星喊自己,白溪立马笑眯眯举手,这种坑人的环节怎么可能少了她出场呢?不过她可不像袁康那个蠢货,将心思表现的这么明显。

    矜持!

    矜持懂吗?

    “去给二皇子算笔账。”

    林寒星与白溪对视,不过一眼,就听到了她心里那把金色的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动静。

    “好嘞!”

    只见白溪接过金·奥文斯手里的文件副本,连计算器都没有,嘴里振振有词的开始心算起来,如同电子计算机,快的人眼花缭乱。

    “哇,二皇子这些年光从基金会里敛走的钱,可当真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白溪越算就越是瞪大了眼,忍不住在心里为纳吉烈掬一把同情泪,自家舅舅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连带着把他坑的两袖空空,要不是九姑娘来了,这……

    找谁说理去啊?

    “一共是……”

    等白溪说完,可当真是个天文数字啊!

    就连坐在轮椅上的纳吉烈都忍不住握紧大掌,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二皇子,二王妃,不如我们现在来研究一下,这么大笔钱,你们该如何连本带利的吐……还回来?”

    林寒星慵懒一笑,连带着眼角那颗泪痣都耀动着算计的光芒。

    真是……该死的讨厌啊!

    伊赫斯已经气的牙根都在痒,可是面上还要维持着笑,看在旁人眼中怎么都透着狰狞,叫人有种说不出的……幸灾乐祸感。

    “林小姐在开玩笑吗?”

    伊赫斯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波澜。

    “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林寒星反问。

    他他妈的当然知道不是!

    可他宁愿他是!

    “我觉得你是疯了。”

    二王妃冷笑,她凭什么觉得他们会掏这些钱?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林寒星轻笑,眼底的讽刺更加深了。

    果然是一句轻松就能引战的话,眼看着二王妃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要当场发作,却被伊赫斯给生生压下去了。

    “我觉得你们最好赔钱了事。”

    林寒星适时的火上浇油。

    “不然呢?”

    伊赫斯眼底渐渐被阴霾所笼罩,心生警惕。

    “不然……”

    林寒星随手打了个响指,对外傲气十足的金·奥文斯此时却恭敬的将早已拟定好的律师函交到了伊赫斯心腹手中。

    “恐怕G国第一宗涉及王室的官司,要从你们柔城开始了。”

    林寒星敛了所有笑意,幽深瞳孔似无限深渊,不仅没有任何对王室的敬畏,甚至还带着浓烈挑衅,似想看他能做到哪一步。

    “林寒星,即便你在直播里那么说,可你有实际证据证明我与基金会的关系吗?一切不过就是你们的臆想而已。”

    伊赫斯承认,尽管之前有所准备,可他还是小瞧了眼前这个女人。

    林寒星淡淡扫过伊赫斯的面容。

    相较于法里克来说,眼前的这个柔城二皇子,段位高了不止一截。

    但也,仅此而已。

    “我们华国人有句旧语叫做‘流言可畏’,我既然当着全G国民众的面说出了那番话,就如同埋下了一颗‘流言’的种子,不论我手里有没有证据,你都已经撇不清了。”

    打蛇打七寸,伊赫斯在意什么,她就挑明什么。

    “你……”

    伊赫斯深谙‘做一百件好事却不如做一件坏事效果强烈’道理,今日他原也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叫纳吉烈吃个苦头,只是没想到……

    报应来的如此之快?

    “更何况,你觉得我既然敢站在这里,手里会没有真东西吗?”

    林寒星与伊赫斯对视。

    空气中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危险气息在迅速窜动。

    “呵。”

    伊赫斯突然冷笑,不似之前那种假面似的的假笑,而是最真实的情绪表现。

    “你以为,我会怕流言?”

    “你会怕。”

    林寒星口吻太过笃定,令二王妃派系的所有人为之一愣,愣过之后却是怒,抑制不住的怒。

    “否则,你又为何会给自己设定一个亲民的人设?”

    淡淡一句,却瞬间如冰冷利刃,戳穿伪善。

    “初期你曾经尝试过各种路线,直到你发现现在这种人设最好用,才一点点将自己打造成现如今的‘微笑王子’,你扪心自问,经营了这么久,当真不怕吗?”

    深谙人心之道的林寒星已于无形当中将手摁住了伊赫斯的命门。

    “现如今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乖乖的把本金加利息吐出来,要么我们国际法庭上见。”

    林寒星轻描淡写一句话,却瞬间叫知道利害关系的伊赫斯全身冷汗都冒了出来。

    十几年的心血,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