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荣凰 > 第一千十一章 囚笼(三)

第一千十一章 囚笼(三)

作者:李飘红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5.com,最快更新荣凰最新章节!

    奄奄一息的人通常会被扔进死人坑里。

    常在司彤身边的男人却命人将她丢进一间石牢。

    司晨躺在一角,躺在一张破草席上,这里没有柔软的床铺,没有干净的衣服,她微闭着眼睛,感觉总是有黏糊糊的脓液从自己的伤口里流出来,招来了许多毒虫蛇蚁,那些毒虫蛇蚁总是会穿过栏杆沙沙地爬进来,啃咬着她伤口上腐肉,吃饱喝足之后再爬走。

    司晨不喜欢被啃咬,可是她无法反抗,有时候她稍稍恢复了一点精神,侧目时甚至能看到自己暴露在外的白花花的骨头。

    然而她已经不觉得害怕了。

    在瓮里的那些时日,她用光了一辈子的恐惧。

    她也不觉得疼痛,现在的她没有一点知觉,她是因为动弹不得,才会一直躺在草席里。

    她尚年幼,还不懂“死”这个字的真正含义,然而再年幼,生物对死亡仍会有本能的畏惧,在本应该对死亡心存畏惧的时候,她却没有,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是活着还是死去对她来说并不是一道问题,她既没有求生欲也没有求速死的决心,什么都没有,接下来会怎么样她毫无兴趣。

    石牢里有许多人,许多脏兮兮的孩童,有和她年纪相同的,也有比她大一些的,他们每天固定的时间进出,司晨趴在草席上,能看到许多只脏兮兮的脚。这是除了那日在石室里以外,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这里的人对其他人都不感兴趣,即使她一直躺在草席上始终是一个姿势,也没有人过来好奇地看她一眼。

    常在司彤身边的那个男人突然来了,他将俯趴在草席里的她翻了过来,然后发现了她正在自愈。

    司晨出瓮之后自愈了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圣子山,甚至巫医族也派了人前来查看。

    司彤站在石牢里,将仍挂着一身溃烂的司晨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眸光变深:“居然是个做武器人的胚子。”她冷笑了一声。

    司晨抬起眼皮,极艰难地看了她一眼。

    她已经不撒娇了,也不会再去叫这个女人“母亲”,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转变这么快,在重伤之后,幼童在见到母亲时,哪怕当初这个母亲放弃了她,孩童心性,她也应该扑过去大哭着喊“母亲”,可是她没有。

    她被留在了石牢里。

    然后,她明白了石牢里的这些孩子不是对外人不感兴趣,而是对躺着的人不感兴趣,当躺着的人能够站起来的时候,接踵而来的便是各种欺凌。

    这里的孩子不会吸食药师精心调配出来的药汁,这里的孩子吃一种又粗又干的面食,一屋子的人,每次只扔进来几个,一扔进来就会遭到哄抢,打死人打伤人是常态,每一次的进餐都是一次流血的开端。

    起初司晨并不想去和他们争抢,她从前都过得美美的,梳着漂亮的头发,穿着干净的裙子,喝着侍人送来的滋补药汁,虽然药汁并不好喝,可喝久了也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精力充沛,至少比这块脏兮兮的饼子要好很多。

    可是她饿了。

    重伤的那段时间,她的胃口饱受毒物的摧残,她甚至以为自己的胃死了,可是她的胃没死,她感觉到了饥饿。

    将一只养尊处优的猫丢进一群靠流浪生存的恶猫里,这只猫要么被恶猫咬死,要么就会成为一只恶猫。

    司晨差点被咬死。

    什么都不懂的她在那段时日被欺负得遍体鳞伤。

    但是后来,她成为了一只“恶猫”。

    这里的孩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巫医族的毒物洗一次经脉,说是清洗,其实就是破坏,经历过一次次的破坏与再生,这些孩子的经脉会变得日渐强悍,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坚硬。虽然不是剧毒,但撑不下去的孩子大有人在,这些孩子最后的归宿自然是地面上风沙里的死人坑,在圣子山中死了人连埋葬都不需要,只要丢进沙漠中的深坑,没几日便会风干成一具白骨。

    司晨则与他们不同,每一次,在别人用微毒的毒物洗筋伐髓时,她却要到那间石室去,而每一次,在那间石室里等待着她的都是那个男人。

    毒物一次比一次巨大,毒性一次比一次强悍。

    司晨一天一天地长大,在一次一次的吞噬中,她彻头彻尾长成了一个毒物,她喜怒无常,嗜血残暴,就像是一只只懂得遵循着兽性生存的野兽。

    男人一天一天地变老,他看着她一点一点地长高,他不纠正她的任何行为,他望着她的眼神一日比一日更柔和,柔和中带着欣慰,他在欣慰她变强。

    司晨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她对这个在她看来十分阴毒的男人没有任何兴趣,她重复着枯燥乏味的每一天,打杀、抢夺,打杀、抢夺,只有这些。

    直到那一日,当司晨已经可以做到没有任何抗拒地前往石室时,她在石室里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司彤,她已经许久没有看到司彤了,此次重见,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司彤老了许多,憔悴了许多,脸上盖着厚厚的脂粉,司晨看着她这张脸,已经和那个曾温柔对她笑的女人判若两人,现在的司彤从她的记忆里脱出,这让她变得漠然。

    司彤也没有理睬她,她显得很焦虑,司晨从回忆中翻了翻,印象里一般让她焦虑的都是陛下什么什么的,这一次不知道那个陛下又给了什么指示,而那个“陛下”到底是什么,司晨她一无所知。

    今天居然不是在往常的石室里,而是一间小了许多的用石头垒砌的屋子。

    巫医族的人久违地出现了。

    他们的肩上抬着五个用白布缠裹着的人形物体。

    司彤和男人先退出石室,临走前,男人眼神复杂地看了司晨一眼。

    司晨看着巫医族人将那些人形物体身上缠着的白布解开,白布之下散发着一股又苦又臭的气味,这些还处在少年期的人,他们的皮肤呈现紫黑色,嘴唇乌青,连指甲都是紫黑色的,眼白上布满了粗乱的血丝,那些血丝却是淡淡的紫青色,他们的眼球凸出了老大,他们一动不动,说尸体不像,若说是活人,不会有这种状态的活人。